國際

慕安會“西方缺失”的真正缺失

綜合報導,為期3天的第五十六屆慕尼黑安全會議(慕安會)當地時間16日結束。會議期間,圍繞大西洋關係頻現齟齬、右翼民粹勢力抬頭、伊朗核問題、利比亞戰亂、網絡安全等議題,與會各國官員、學者展開討論與爭論。這其中顯露出的分歧與不安,在一定程度上印證了“西方缺失”這一會議主題。不少與會者呼籲,西方應跳出主導世界秩序的歷史思維慣性,告別陣營觀念,真正擁抱多邊主義。

慕尼黑安全會議主席(台上左一)發表閉幕講話。(圖源:新華社)

慕尼黑安全會議主席(台上左一)發表閉幕講話。(圖源:新華社)

本屆慕安會報告指出,致力於“自由、民主和人權”,致力於以市場為基礎的經濟制度以及加強國際合作的所謂“西方”的意義,正受到越來越多質疑。此次會議期間,德美“北溪-2”輸氣管道爭端、中東局勢和經貿摩擦等議題均顯現跨大西洋關係中日益擴大的矛盾。

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在開幕致辭中說,“我們西方”這一概念已經不再被廣為接受,在社會及國際外交安全政策領域中都是如此。他指責美國“犧牲盟友和鄰居的利益”,沒有“國際社會”的整體概念。法國總統馬黑龍則表示,美國正在重新考量與歐洲的關係,歐洲應該尋求掌握自身命運。“我們需要一個歐洲政策,讓歐洲復興,重新成為一個戰略政治力量。”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則試圖“說合”美歐雙方。“我不單獨相信歐洲,我不單獨相信美國。在這個全球競爭的時代,我相信美國和歐洲應該相互成為不可或缺的夥伴。”

與此同時,右翼勢力抬頭正顛覆西方傳統政治倫理。近年來,中東歐地區民粹主義政黨崛起,“新歐洲”與“老歐洲”的分歧不斷增加。奧地利總理庫爾茨說,東歐國家感到自己已成為“歐盟的二等國家”,歐洲應該“在多樣中保持團結”。

此外,英國“脫歐”也讓歐洲一體化進程遭遇挫折。在本屆慕安會上,英國降低了與會官員級別,僅聚焦磋商“脫歐”後與歐洲的共同防務事項。分析人士認為,作為觀察全球政治的窗口,通過本屆慕安會不難發現,西方陣營內部裂痕日益加深,凝聚力正在降低。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與會者對國際熱點議題的討論顯示出,不少西方國家正在從國際事務和國際機制中逐漸“退身”,世界範圍內“西方色彩”不斷減弱。目前,敘利亞人道主義危機仍在持續。德國國防部長克蘭普-卡倫鮑爾表示,如果歐洲在敘利亞問題上行動不夠,難民問題對歐洲造成的衝擊恐將再現。利比亞衝突也未找到有效解決辦法。在本屆慕安會的討論中,西方國家與其他相關方仍未就對利比亞衝突各方實施武器禁運等議題達成有約束力的方案。

慕安會主席沃爾夫岡‧伊申格爾說,當前,世界和平與安全面臨嚴重威脅,全球缺乏共同行動,這種狀況是不可接受的。

俄羅斯國際事務理事會主任科爾圖諾夫告訴記者,西方國家在國際問題中表現出無力或缺位,其背後的根本原因是全球均勢的變化。“非西方正在變大,西方正在變小。”馬克龍也承認,西方陣營表現出一定程度的虛弱,而新的力量正在崛起。

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約瑟夫‧博雷爾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表示,由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已與歐盟自身利益背道而馳,布魯塞爾必須學會採取行動,他指出,分裂將損害歐盟。鮑雷爾曾多次敦促新成立的歐洲委員會同事們在外交政策問題上採取大膽的立場。本月初,他曾撰寫一篇題為《擁抱歐洲的力量》的觀點文章◆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