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互聯網電視席捲我國影壇

在社交與互聯網蓬勃發展的背景下,傳統電視面臨重大挑戰。要怎麼辦才可適應、生存和站穩陣腳?這是須採取妥當措施的難題。

《二鳳》影片在網飛(Netflix)電影視頻網站播放十個小時後,已躋身於熱門電影排行榜。

《二鳳》影片在網飛(Netflix)電影視頻網站播放十個小時後,已躋身於熱門電影排行榜。

不足的無處可見
SAVIS Group首席執行官黃原雲在“電視廣播領域在數碼化紀元中移動”研討會上表示,藉由數碼化基礎設施覆蓋全世界的互聯網電視(OTT)是傳統電視的競爭對手和“惡夢”。目前,互聯網的數碼化過程正廣泛和全面開展,同時也面臨不少要求和挑戰。在河內與本市,上述趨勢十分明顯。

美國-東盟(東協)商業理事會區域副經理武秀成認為:在數碼化轉型和互聯網電視發展之際,我國迄今存在兩大問題,第一是有關互聯網電視內容和各經營單位的管理、檢查工作,目前的在線視聽內容管理目標當中,須時常確保政府對各種傳媒類型的檢查,各家服務供應商要繳納稅務及合理手續費。對於內容方面,武秀成副經理強調:“須滿足道德、淳風美俗、政治(敏感度)、社會和諧(不造成分裂對立,吹鼓暴力和違反法律)等標準。”

與此同時,市新聞與傳播廳副廳長黎國強博士透露:目前,互聯網電視設施、內容和國內服務供應企業(電視台,廣播電台,傳輸企業)的管理工作嚴密,但對臉書、YouTube等跨國服務供應商郤有限。對於財政方面,傳統電視實施納稅義務的情況須嚴管。至於使用者、頻道會員、社交網和互聯網電視服務,未在我國實施納稅義務,故管理工作受限制。

黎國強博士認為:國內外企業的傳輸設施不平等,尚未嚴密管理社交網的內容,電視領域參與主體的納稅義務不確保,對知識產權、內容和節目版權的管理不嚴。

有關措施問題,黎國強博士建議,須對跨國服務企業的管理工作具體化(《網絡安全法》規定在越南建立使用者管理系統),將社交網、互聯網電視服務供應商與頻道會員之間的財政交易檢查體制化,懲處違反互聯網版權和內容規定的場合。

第二是違反版權規定的情況。過去期間,POPS與FPT電視的事件是明顯的例子。違規事件並不新奇,卻成為熱門問題,因為其演變複雜和規模、影響力大。此前,違規場合主要是非法網頁,但現今卻變本加厲及更精巧。武秀成副經理肯定:3大在線視聽內容當中,違反版權規定的服務是最難檢查的。

好內容決定一切
如何讓我國各傳統電視或互聯網電視、視頻點播(VOD)等單位可以存在及發展?那是難以實現的事。電視數碼化指委會常務阮鴻俊認為:在爭相生存和佔領市場份額的背景下,內容仍居首位。上述論點不僅對國內生產單位明確,連對本地區和世界各大電視台也不例外。

泰國Mushroom TV創始人阿卡那‧佳塔潘表示:初期,Mushroom是傳統電視節目的製作單位元,但後來要革新以適應數碼化基礎和社交網發展,典型例子是年輕商人靠自己努力而成功的熱門節目《Young Self Made Millionaire》。該節目不單純是陳述白手起家的故事,其也是可在社會網上營造勵志和輻射性的效應的主角。隨之是一系列社群事件,在全泰國乃全國際開展培訓計劃。該計劃吸引了上10萬人參加,營收額達數百萬美元。

目前,電視節目日趨適應數碼化環境。中央電視台VTV6頻道青少年部負責人艷瓊記者舉出《起飛》節目例子,這是與觀眾在社交網上互動的電視節目。《極限體能王Sasuke》、《快樂午餐》等節目都按上述模式製作。由此看來,今日觀眾可以多維互動,並獲滿足需求。值得一提的是,觀眾有機會參加節目製作過程,同時向製作商提出構思◆

文 俊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