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兒童舞台日漸稀少

電子遊戲、社交網上充斥著暴力煽動和陋習的內容,很容易深入孩子的精神生活,以致形成扭曲的人格。而對孩子進行人格教育與培養心靈的最有效方法無疑是通過健康且有意義的藝術作品和娛樂產品。然而回頭來看,現今孩子的精神生活有什麼呢?

IDECAF舞台每年都表演的“很久,很久以前”兒童節目如今也停演了。

IDECAF舞台每年都表演的“很久,很久以前”兒童節目如今也停演了。

多年以來,自從第一郡崛起街的幼筍戲院發生火警,並清拆轉為其他用途後,本市再沒有一個固定舞台來為兒童服務了。幾乎所有家長都無法找到一個可以讓孩子能在週末看看話劇、參加娛樂活動以解壓的舞台。連獲視為全國大型文化中心的本市也如此,更何況是其他地方。

幸好有國際兒童節
專業界也承認,目前無法尋到一個為兒童服務的舞台。據統計顯示,在全國的兩個大型文化中心即河內市與本市,除了六‧一國際兒童節與中秋節以外,在內餘下的時間,兒童舞台的活動幾乎沒有。

暑期的幾個月是小朋友的娛樂時間,但河內與本市也很少有為兒童表演的戲劇。本市IDECAF舞台的“很久,很久以前”招牌節目維持了20年,但由於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故沒有組織表演。若干私營劇院也沒有考慮投資這個領域,因為很容易虧本的。

本市有4個木偶戲表演地點(越南歷史博物館水上木偶戲舞台、金龍舞台、西貢水上木偶戲舞台及草田區水上木偶戲舞台),主要為遊客服務,但迄今全部都停業。位於范玉石街的越竹木偶戲舞台也陷入同樣的處境。

此前,本市的兒童文化宮裡都有為兒童服務的木偶戲和歌舞表演組、團隊與俱樂部,規模也不小。但最近一些團隊也只是有限度地活動,有的因沒有投資經費而解散。某家長透露:“我不想孩子們整天埋頭看電腦、手機,因為如今無法監控社交網上的內容,但又不知應為他們的精神生活尋找哪些健康的娛樂產品?”

未有答案的難題
人民藝人陳明玉認為,舞台表演的首個功能是提高人格、審美觀和性別教育,但供兒童的舞台表演卻完全被忽略。“人們的藝術欣賞需求是要經常與連續的。這是必要的需求,就像我們每天都吃和喝一樣。對於小朋友而言,此需求更加需要,有助陶薰孩子的心靈以形成他們的人格。” 人民藝人陳明玉指出。

與兒童舞台結下不解緣的IDECAF話劇舞台班主黃英俊告知,舞台現今的局面是由於各級權限機關從一開始就缺乏導向所致。黃英俊班主表示:“給兒童製作舞台表演並非簡單,甚至與成年人的舞台相比還困難。因為為了挽留、吸引兒童觀眾,除了戲劇內容以外,各種輔助因素也需得到關注加入戲劇和節目內。在管理工作方面,若該行業的領導者不瞭解,則將會陷入‘有始無終’的情況,而本市就已經發生此情況了。把一切都交給社會化舞台,但缺乏導向,沒有輔助和投資戰略,各行其是,導致解體。”

黃英俊班主在河內與本市的舞台研討會上多次建議,若不為兒童作品作出投資,孩子的心靈將會空缺,長大後不認識文化根源,不喜歡舞台劇,那又如何讓下一代的觀眾能夠喜愛國家的藝術而為這種藝術做出貢獻。

人民藝人紅雲認為,給兒童的好劇本十分難尋,比尋求投資資金和表演地點的物質基礎還困難。因為要讓戲劇達到藝術的效果,佈景、燈光、道具、音響、服裝的投資達到精緻、華美以吸引孩子,這些開支是非常大的。但是兒童戲劇的票價卻要低廉。因此社會化舞台的單位在目前情況根本無法做到。

專家承認,務求改變這種情況,國家的責任是要制定輔助兒童舞台劇的戰略。需為公立舞台與社會化舞台制定一個路線圖◆

清 協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