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國產電視劇的本土文化烙印

製作情景劇(sitcom,又稱處境劇)、喜劇或婚姻與家庭題材的劇集,但背景來來回回只有室內到餐廳再到辦公室;暴力及動作片卻集中在情節和戲劇性;翻拍劇幾乎覆蓋所有播放時段;製作費低卻要求趕進度等等,都使到電視劇的文化烙印逐漸被黯淡。

《紅沙》提出一個問題:電視劇何時才有濃厚的本土文化?

《紅沙》提出一個問題:電視劇何時才有濃厚的本土文化?

只關注內容
根據永隆電視台要求而製作的《後母》(導演張勇)在最初開始播出時,觀眾期待能看到屬於永隆的濃濃鄉意。但可惜,《後母》在90年代的背景只環繞著古屋、街市、河上的茅棚,而沒有刻劃出這片土地的特色文化。轉到現代背景後,水鄉的畫面更越來越模糊。

導演張勇表示,他沒有想過要深入探討當地的文化,而主要集中於故事的情節和內容。這實在是可惜,因為很難得才有一部發掘南部西區題材的電視劇能觸動觀眾的感情。透過這部劇來推廣永隆的文化與旅遊的機會幾乎是零。

當前,不少電視劇借用南部西區為背景,但戲內的水鄉似乎只是襯托故事的模糊畫面,未能徹底呈現出地區文化最特色的價值。《後母》也如其他以南部西區為背景的電視劇一樣,彷彿帶點鄉村的風貌,但沒有任何背景足以吸引觀眾在看劇後前來探索。

與昔日用心尋找古屋、古董車,注意造型、服飾的製片商相比,現在的製片商主要集中在表面,沒有深入文化方面。甚至有些劇集乾脆跳過文化因素,只選擇唯美的鏡頭。一位編劇家透露,在寫劇本時,她選擇福門巴點蔞葉村為背景。但在開拍時,導演卻改為大勒市,因為這裡的景色優美。因此,最後唯有改劇本。編劇要呈現“十八蔞葉村”文化的構思無法實現。

回顧過去的電視劇,幾乎所有播放時段都是翻拍劇;情景喜劇由於製作快、成本低,所以獲優先製作;而以婚姻與家庭為題材的電視劇來來回回都是家裡、辦公室、咖啡廳、學校等背景,沒有機會看到每個地區的文化烙印。除了劇本質量不高外,很多情況,製片商在開始策劃時就要干涉,要求劇本“容易拍攝” ,避免花費的場景。

經費決定一切?
最近,在由越南電視台電視劇製作中心(VFC)製作的《紅沙》發佈會上,導演劉仲寧再次為觀眾帶來風沙地區文化的華麗鏡頭。寧順省藩朗、平順省的白沙丘、富安海灘等美景出現在描述當地婦女身世的電視劇裡。導演劉仲寧告知,在刻劃人物身世的故事之前選出地方文化做背景,這種創作方法不是任何製片人都能做到。欲要實現,必須得到製片商的支持。《紅沙》由VFC製作。VFC經理、導演黎清海表示,他想通過這部劇,讓觀眾看到風沙地帶清晰的風土人情文化。VFC的財力雄厚,一直以來是多部重頭劇的先鋒投資製作單位。之前,在《掛念誰》中,導演劉仲寧也能盡情地創作,把藝術質量放在第一。一部為上千個鏡頭(北部昔日鄉村景色)認真投資的電視劇是不少導演的夢想。但這對於目前的私營製片單位來說,似乎是不可能。

今年8月,導演春強將到安江省拍攝根據安江電視台要求的一部電視劇,內容是1968年戊申戰役。主要背景在即毓山崗及安江省的文化歷史遺跡。導演春強說:“多年來,我一直希望有天可以拍攝一部具有極深刻的風土文化烙印的劇集。但老實說,拍攝電視劇的經費向來很拮据,每集只約1億2000萬至1億3000萬元。假如是訂製,或者是轉成電影就比較可觀。”

因此,很多製片公司只選擇容易製作、低費的題材,以致導演必須妥協。投資優質、符合級別的電視劇的“重責”不得不落在VFC與TFS(本市電視台製片公司)身上,但TFS正處於青黃不接狀態。電視劇經過漫長的道路,但戲中的本土文化烙印仍非常模糊◆

綠 葉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