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將傳統藝術搬上銀幕

越南有多部電影曾榮獲許多國際電影節的獎項。而有助電影脫穎而出的核心要素之一,就是透過傳統藝術描畫人類意識的深度。偶爾,這也是展示獨特魅力的藝術手法。

《雙郎》電影中融入改良劇節子戲。

《雙郎》電影中融入改良劇節子戲。

傳統藝術有助電影脫穎而出
在電影出現之前,傳統藝術已與越南人的生活緊密相連。在世界上,像我國擁有加入表演者的多元化民間藝術類型的國家少之又少。因此,從事影視藝術工作者已發揮上述優勢,使電影語言和表現力更加豐富。想表達出具越南以及地方文化精神和本色的人物,最有效的方法是將人物置身於具體的地方的文化空間裡。
 
由導演陳武執導的電影《鶯約燕期》(1975年)描述八月革命前在京北地區一名女子的愛情故事。小聶和阿之在林廟會相識並相愛,但因家境貧窮而未能成婚,兩人只可以交換定情信物。京北地區的獨特文化生活空間成為了導演講述愛情故事的地點。官賀對唱的歌聲和歌曲內容巧妙地插入電影的情節中。京北地區的官賀對唱是人物的真實生活,也是象徵著愛情遭受阻礙和令人念念不忘的空間。小聶年輕時溫柔、害羞到與情人分離多年後的感情和成熟時的歌聲,已描畫了時間的流逝和人生的有限。

電影是一種富有本色的藝術語言。因此,儘管一些電影的主題或人物形象都差不多,但每個國家的影視工作者都可以為觀眾帶來不同的色彩情感。若電影可添加人物生活地方的獨特傳統民間藝術形狀、線條和色彩,相信作品會更加有趣,將突出各地的獨特之處和具體性,因為故事的發生地點、環境和文化空間等對影響到人物的性格。

增強故事情感的說服力
其實,電影人物在片中表演傳統藝術也是增強故事情感的說服力的做法之一。例如在電影《何時到十月》中,為了給阿緣擺脫壓抑感以大大放鬆自己的心情過活,導演鄧日明決定讓她表演嘲劇。嘲劇摺子戲雖是虛構,但已透露真相。在飾演嘲劇《張圓》中氏芳一角時,阿緣要醖釀情緒,演唱與自己當前情境相同的歌詞。可惜她的真實感觸壓過了正在唱戲的意識,導致她失控和逃離舞台,避開別人的探究眼光,但更多的是擺脫一切壓抑,為自己的委屈哭個痛快。在該部電影中,這也許是最感人的一幕,因為已真實表達了越南婦女在戰爭時代的犧牲。

推動劇情
實際上,將合適的傳統舞台摺子戲融入電影中還有助於推動劇情。典型例證是,電影《雙郎》(2018年)加入了改良劇《媚珠與仲水》中多段摺子戲。一開幕,靈鳳與“霹靂”勇剛相識相知時,導演使用色彩鮮豔的摺子戲。愈往後,當他們的關係日漸複雜多變,融入電影場景之中的摺子戲就具有完全不同的意義了。以昔年改良劇的沉默表達風格,導演難以帶出猶如動作片的單純戲劇性。正因如此,導演利昂‧光黎讓觀眾緊張等待觀看在改良劇的平靜空間裡將發生什麼事情。戲院裡的情節與阿勇討債的場景不斷互相交錯並逗弄激發,猶如一場追逐。
 
然而,靈鳳沮喪及緊張地站在舞台側幕的場景融入阿勇在戲院前一幕已令觀眾起疑心。也許具有戲劇性和令觀眾最落空的場景是靈鳯在舞台上表演目睹媚珠被父親殺死,而阿勇在戲院外從背後被捅死。兩個場景都是死亡畫面,同是令人感到悲傷和失落。因此,靈鳳在舞台上對著假死搭檔哭喪著臉的時候,觀眾以為他正在為自己的嚴峻人生流淚。那是一種心痛如割的感覺,可能會令許多人不禁落淚。

無論如何,將傳統藝術融入電影是必要條件,也是有助為國產電影帶來特色的有效方法之一,同時也讓導演尋求更獨特的新表達體驗。至於文化方面,那是保存並向國內外觀眾推介昔年藝術價值的做法◆

武 娥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