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恐怖片審核規定放寬

恐怖片審核大門雖打開,但也存在一定的限制,確定影片製作商別走得太遠,讓人反感。

影片《鬼父親》一畫面。(由劇組提供)

影片《鬼父親》一畫面。(由劇組提供)

由導演伯武執導、在8月23日公映的影片《鬼父親》是類似影片《翻臉4:家有客人》(由李海執導)的作品,其大結局不成為夢想或幻覺,是人造伎倆。審核機關積極革新,使業者和觀眾出乎意料,因為該敏感問題向來是難以克服的偏見。

審核放寬
影片《鬼父親》改編作家黃英秀的短篇小說,講述大學生雲兒(玉緣飾)是今年4歲、阿清(方英桃飾)女兒的“吉蒂”(昭儀飾)的保姆。阿清工作忙碌,做家務、接送和照料“吉蒂”都由雲兒負責。住房便利舒適,“吉蒂”也很乖巧,雲兒的工作沒什麼障礙,只是每晚常聽見一些奇怪聲音和由某男人(“吉蒂”叫他爸爸)唱的歌曲《秋風》。她驚慌失措,便連續向她一直暗戀的教師(丹長飾) 發送短信以徵求意見,但從未收到答覆。雲  兒努力解答這個謎題,但最後卻面對殘酷的事實。

類似影片《翻臉4:家有客人》,《鬼父親》的大結局肯定陰間與陽間同時存在,人死後有靈魂。然而,上述一切因素只是瞬間,人情、家庭、夫妻和父子情感的人文畫面令人難以忘懷。不提及劇情空洞,玉緣、丹長演技還需磨煉和若干不足之處,影片《鬼父親》體現了家庭情感價值和心靈世界的觀點,鮮人想到會獲審核公映的。因為越南恐怖片存在不成文的規定,要求劇本解釋說明夢中所發生,或人物幻想的問題。
 
不久前,由導演維克多‧武執導的驚悚影片《不朽的人》圍繞著主人翁安為奇異夢想去尋找答案的旅程。此前,許多恐怖片跨不過審核門檻,不是禁令公映,就是按審核委員會的要求屢次修改,如:《三級颱風》、《活著的野骨》和《天靈蓋》等。影片得不到審核,或要求剪輯和修改內容,將失去故事之美及核心的陰影一直困擾著製作商。

然而,影片《翻臉4:家有客人》和《鬼父親》順利跨過審核門檻的事件,證明審核規定已放寬。審核結果是“影片《鬼父親》的最大意外之一。初期,我還以為至少要修改3個環節,沒想到只須修改一句對話而已。可以說,這是我國恐怖片歷史的稀有場合。影片《鬼父親》安全及完整地跨過審核門檻後,我發現主題為超自然鬼怪的影片並不是‘禁區’,與我們向來的想法相反。關鍵問題在於影片製作商的剪輯方法。”導演伯武肯定。

鬆中有緊
導演伯武說:“我只想以恐怖片模式,講述關於家庭、父子、夫妻和師生等情感故事。其實,我在編寫《鬼父親》劇本、尤其是剪輯影片過程中遇上不少困難,因此我大膽取消一般恐怖片的暴力、血淋淋、報仇及殺人等基本因素。此舉使我花逾1年半的時間。”影片《翻臉4:家有客人》中,導演李海也開發幽默及恐嚇因素,而大結局是瞄準母子情感。由此看來,上述影片雖肯定陰間的存在,但限制恐懼和暴力等畫面,而著重心靈因素,主要引導觀眾走進迷信方面。可以說,恐怖片審核規定雖放寬,但多多少少仍存在一定限制和恐懼的負面情緒,但著重真善美的原始本質,確定影片製作商別走得太遠,讓人反感。

管理機關對恐怖片雖不完全打開大門,但也讓影片製作商鬆一口氣。“我認為,審核機關‘開放’是件喜訊,讓編劇對恐怖片主題進一步創作,但要瞄準真善美的原始本質。”編劇清香透露◆

明 圭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