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拍床戲:為了成名還是造緋聞

床戲都可以視為電影中的焦點,但觀眾的不同看法也給演員與電影價值帶來了許多負面影響。

電視劇《瓊娃娃》面對女演員芳鸞控告被劇組成員抹黑的緋聞。

電視劇《瓊娃娃》面對女演員芳鸞控告被劇組成員抹黑的緋聞。

電影外的不滿
《瓊娃娃》電視劇剛在VTV1 電視頻道上播放就引起議論紛紛。對於因參演電視劇中人物而被嘲笑的事情,飾演小瓊角色的女演員芳鸞在個人社交網頁上寫出自己的意見:“若我貪圖出名而顯擺自己的肉體,觀眾一定會選擇其他各部電視劇,並不想看一個過生活窘迫、福淺命薄,耗盡心力的角色。”

事情虛實如何,只有當事人才知道。在該電視劇中飾演小蘭角色的女演員清香說:“我也拍攝床戲,劇組各成員互相幫助,導演也沒有向演員提出過分的要求。其實,我拍攝《判處者》電視劇的潘香角色時也曾裸體過,並不遇到什麼爭吵問題。《瓊娃娃》電視劇以劇本外問題引人注目,實在令人感到可惜。”

那不是首次發生演員拍攝床戲而被嘲笑的事情。女演員嬌貞曾表示,她須習慣面對惡意的評價,如:“嬌貞只擅長床戲”、“只要有床戲就有嬌貞”等。在最近拍攝的一部影片中,某隱名演員悶悶不樂地透露:她的參演引發劇組成員之間的爭論。有意見認為,角色須由修長美腿、身材性感的演員飾演,她並不適合。聽到那些評價後,該女演員難免感到煩悶。

床戲是電影和電視劇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作為吸引觀眾的因素。若影片製作單位不蓄意傳出緋聞,各電子報也選取引人注目和提高讀者閱覽人數的稿件標題。然而,電視劇價值不在於床戲,甚至有些羈絆還造成負面的影響。以描述販賣婦女和妓女情況為題材的《瓊娃娃》電視劇,因主角的無盡“緋聞”出現而面對不少麻煩。

犧牲與陰影
到目前為止,影片《無盡稻田》中的小娘人物被強奸畫面的陰影一直困擾著女演員寧楊蘭玉。她當時僅20歲,不但要體現出人物內心的所思所想,而且還須在錄音室內為小娘人物大喊大叫兩個小時。寧楊蘭玉表示:拍攝中因雙腳被草木刮傷,她須擦藥幾個月。無論如何,她的犧牲已獲得成果,參演第一部影片已走紅(她當時還是市舞台與電影大學的學生)。

若為藝術價值盡力,床戲將給演員的演出事業留下深刻印象。若為了商業及吸引觀眾的目的,床戲只可以引人注目,甚至還令藝人蒙受不好的名聲。女演員清香說:“雖是床戲,但在電視劇中只處於恰到好處的程度。拍攝時,演員獲得掩護,主要是把攝錄機置於一個讓觀眾感到逼真的角度而已。”

女演員洪金幸說:“其實,床戲的困難不在於拍攝環節,而是演員是否願意拍攝的心理。”許多女演員絕不出演床戲,但也有人為了影片而不顧自己將面對的後患,願意去嘗試。例如:梅碧芳因敢參演電影《生活在恐懼中》的床戲,故被辭婚。

床戲被視為影片的添加劑,若演員不能顯示角色價值,此畫面卻成為淡而無味的。趙氏霞曾在影片《美人》中裸體,但影片劇本有欠吸引力,所以由她飾演的氏承人物也被遺忘◆
 
女演員嬌貞表示:
自行決定,自己負責
演員須自行決定並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任。若她或其女兒清秀拍攝床戲,須深入考慮那個畫面在影片中的必要性。有的觀眾曾對她參演的人物作出惡意的評價,但她認為那些都是獲業者給予高度評價的影片,甚至許多影片還在國內外獲獎。

葉 阮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