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會安人逐漸遠離古埠

廣南省會安古埠迎來的遊客與日俱增,從此成為繁忙的貿易、經營之處。與此同時,各間古屋連續轉讓,導致古埠變得“空心”,逐漸失去本地生活氣息。

會安古埠白騰街一間商店。

會安古埠白騰街一間商店。

會安市於今年10月12日再次在2019年世界旅遊獎頒發儀式上榮獲“亞洲最佳文化去處”稱號。這是該市今年獲得的第五個稱號。會安市的許多管理家對連續獲頒授稱號表示榮譽,但也對脆弱的古埠表示憂慮。

會安文化遺產保護管理中心最近進行的“會安古埠第一區域住房、祠堂的所有、使用情況調查結果”顯示,前來會安的遊客每年增5%至10%,年初以來的客量達近400萬人次,此情況的負面影響是給古埠“靈魂”的完整造成危機。

300間住房轉讓、出租
按調查結果,在考察的600多間古屋總數中,155間正作為經營用途。為了服務經營活動,各間古屋的所有面積被儘量使用,生活空間被縮小好騰出空間擺設商品。

與阮氏明開街一間非常漂亮的古屋主人聯繫時,屋主想以5000萬元的價格出租這間面積100平方米的古屋。據她所說,這間古屋以前是家族多代共同生活之處,但其中多年前已搬離,因為這間古屋的面積不足以眾人共處。

會安文化遺產保護管理中心的統計資料顯示,2000年以來,在民眾的470間古屋中,有115間變更主人。甚至若干古屋經過了3至5次轉讓。10年來的轉讓活動比2000至2009年階段的多一倍。會安文化遺產保護管理中心幹部武鴻越認定:“現在,古埠一間住房的轉讓價格很高,從幾十億至幾百億元。未來期間,古屋轉讓活動將會有增無減,對古埠造成不小的影響,引起與遺跡維繫一起的信仰、生活方式、文化生活等的各非物體文化價值改變。”

會安市人委會副主席阮文山告知,實際上,轉讓、出租的住房數量為300多間,給古埠造成巨大損失,因為會安是“活著”的遺跡、遺產。在會安市,日常生活也是一種美,是古埠的靈魂,但正日益消失。 他說:“租房者在接收古屋之後通常都將祭祀、生活空間改造成擺設商品的空間。”

古屋現由誰所有?
會安文化遺產保護管理中心的統計數據顯示:“在115個第一區域古屋轉讓場合中的115個中,省外人為24個,會安人為89個,廣南人為1個。”原中心經理阮志忠說,應該從兩個方面來看此現象,並認為,會安市人口主要是外來移民的機械增長及該市一直增加高素質的人口。他表示:“住房持有者的改變造成豐富多彩的文化、性格和色彩局面。”

然而,阮志忠也認為,此改變若沒有得到良好地管理和及時調整,將不良影響到古埠的文化和特殊本色。經營者若過份開發及追求古屋帶來的利潤,將損害會安市的形象。

會安市人委會副主席阮文山認為,為了維護古埠的生活氣息,除了提出多項輔助民眾把握古屋的政策之外,還要加強管理,透過嚴肅實施,進行維護共同空間◆
 
會安市人委會副主席阮文山表示:“會安市迎來的遊客量日益增加是可觀的跡象,但也潛伏古埠靈魂日益消失的危機,因為日益有更多會安人日搬到外邊居住。”
 
應該考慮國家租用、收購古屋的方案
原會安市文體中心經理武蓬表示,一間古屋需要上百年的時間才帶有氣息、靈魂和人類氛圍。但若多代主人離去,古屋就變成仿古的住房。政府不能禁止民眾買賣、轉讓,但須敲響警鐘及干涉。

現在,不少年齡大的會安人仍住在古埠。因此,應該及早徵求其意見以綜合和頒佈社群準則。租用古屋者須保證保留祭祀空間和參加地方的具有文化特點、當地生活氣息的日常活動。

另外,儘管不容易,但國家應該考慮的另一方案是撥款收購,或租用特別級、一級、二級遺跡名錄所屬各間古屋,以維護古埠的靈魂,然後給外來人,或其主人租用;或國家可以用土地、住房換取古屋以長期維護古屋空間。

蔡柏勇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