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未能為即將「告終」廊橋找到良藥

在會安古埠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公認為世界文化遺產20 週年紀念儀式舉辦的同時,廊橋遺產的代表建築物與日殘舊及嚴重污染。然而  專家們還在討  論如何修繕,始終沒有達成一致意見。

會安古埠知名景點的廊橋。

會安古埠知名景點的廊橋。

讓廊橋腐朽坍塌是不可能的,可是如何修繕卻成為一個難題。許多人稱道,最難的不是技術方面,更重要的是新舊之間的陰影,不知如何是好。有關上述問題,國內外專家參與的座談會連續舉辦,但討來論去也是以未果而告終。
未能為即將「告終」廊橋找到良藥 ảnh 1 廊橋地基腐朽不堪。
歷經400年的廊橋與會安市走過輝煌與沒落的歷史,留給歷代懷街居民與遊客的許多紀念,是一代輝煌港口的見證者。但無論如何,廊橋始終逃不過歲月的摧殘。位於秋盆河下流的它,全年水淹,修建已久,可遊客前來觀賞卻與日俱增…這一切要素壓在位於腐朽階段的廊橋身上。據會安市專門機關最近的評價,廊橋的地基及橋身嚴重腐朽至50%。會安市文化遺產保護管理中心已經多次派人考察橋底及修繕,做些暫時緩解的措施。

屢次發現廊橋的危機所在,可最終仍不能做出相應的解決措施。會安市文體科副科長宋國興告知,到今年10月30日,我們要上呈文體與旅遊部“廊橋修繕方案”,會安專門機關也在辦理卷宗。國內外專家們不僅  一次提出兩個方案,第一是全部拆除,重新建一座新橋;第二是逐一部分輪流修繕。

第一個方案,遇到地方政府的反對,一位會安市的領導稱,這樣做如同把年老的廊橋返老還童。第二個方案是具有可行性,但不知如何修繕,從哪個部分開始。

日本專家曾經提出他們的意見,那是全部拆除並模仿原來的廊橋進行重建。這個方案是不可接受,原因是誰也不敢保證最好的方法是什麼,廊橋的結構是否得準確的評價。但更重要的是越南人懷古的心理。會安市文體科副科長宋國興稱,這就是會安市的壓力。如果造新的,人家就說哪可稱得上遺跡。既然是遺產,那必須保護,不可重新修建,可是出現損壞,應務必修葺。我們贊同部分修繕的方案;施工、技術方面由會安市負責,即使沒有外國專家參與我相信會安市能做到。

廊橋是熱門景點,還獲得會安市民的熱愛,如此重修時地方政府如何向輿論解釋呢?宋國興副科長回答:“這件事比較敏感,如果不認真解釋可能惹出大事。會安市的觀點是,在重修之前要通知民眾。我們在修繕部分立起圍墻,餘下部分保留原狀,讓眾人都能見到廊橋還在,不是完全拆除。在修繕過程中,我們都錄像、考察、計算,匯集成一本書讓眾人得知,無論花費多少金錢,廊橋必須得到維修。如果不修,廊橋就會倒塌,可做起來卻忐忑不安。如何重修時遊客仍照常觀賞,這才值得探討。”

越南文化遺產協會副會長鄧文牌教授認為:“木製建築損壞必須拆除才能確定損壞程度”。遺跡保護院  的另一位專家表示,損壞必須修繕的,廊橋的木製建築比較簡單,以  現在的技術水平,修繕是完全可行的。曾經有兩三次省級會議、近10次座談會在會安市舉辦,旨在解決上述問題,可是至今仍未達成一致的解決方案。

重修廊橋是一件敏感的事。原因是其之每個細節都具有獨特之處,不可丟失去,更不可以“年輕”化。 還有這樣的默許,即會安市民口傳的意見,廊橋的重要“穴道”位於地基部分,其隱藏著許多秘密,如果交給外國拆除,重新修建,就不可以的。這件事是否屬實,是什麼傳說誰也說不準,但有一個事實是,廊橋多年來已經嚴重腐朽。如果意見分歧,忐忑不安的心態,總有一天它倒塌。到時候,要面對的是眾人的憤怒,所以請不要使用向來的招數,就是將責任推給別人的弊病◆

中 越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