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本市最後一位書信代寫者

有一位老人家近30年來風雨無阻,每天早上穿著舊款衣服,騎著自行車從氏藝來到西貢中心郵局為外國遊客代寫書信。他就是楊文晤,今年89歲,家住平盛郡,被稱為本市最後一位代寫書信的人。

楊文晤大叔被稱為本市最後一位代寫信的人。

楊文晤大叔被稱為本市最後一位代寫信的人。

手寫為最
桌上的小牌子、幾疊文件、詞典及放大鏡似乎成為了楊文晤大叔的工作空間。過去29年來,數千封帶有楊文晤大叔印記的手寫書信已從這個設於西貢中央郵局走廊盡頭右邊的桌子上問世。
本市最後一位書信代寫者 ảnh 1 楊文晤大叔的一生都與西貢中央郵局息息相關。

楊文晤大叔從16歲開始接觸郵局職業。他初時在氏藝區郵局工作,至1948年成為西貢郵局的正式員工。楊文晤大叔在郵局的第一份差事是篩選郵筒裏的書信派發。後來,輪流從事郵局各種不同的專業工作。有一段時間,楊文晤大叔被調派到交通與郵局部。

過去的29年,由楊文晤大叔手寫的數千封信已寄到世界各地。來到郵局的外國人都認出楊文晤大叔,並且委託他代勞寫信寄給家人。楊文晤大叔透露,自己根據客人的要求來寫。以前的手寫書信多,但在出現了電腦、互聯網、電話後,很少人委託代寫信了,主要是一些寄到外國的信件。

雖然隨著打字機及手提電腦的發展,但楊文晤大叔依然忠於手寫書信。楊文晤大叔認為,手寫給自己帶來平靜的生活。這些字跡猶如其主人以更珍惜的方式對另一人的情感表達。“我覺得手寫比較輕鬆,將所想到的內容寫出來。它可以修改,而用打字機的儘管整潔,但要是打錯了必須全部刪除並重新再打。而且手寫的書信更有靈魂。手寫時可以隨意改變字體、文字大小或加入自己的創意,而如今的電腦難以取替的”,楊文晤大叔說。

此外,楊文晤大叔在自己的信中一直努力保持傳統的詞語,很少使用現代字句,尤其是對於給長輩、老人家的書信。只有給年輕人寫的才使用新詞語。給父母、兄弟、朋友的信都有不同的寫法和字句。

保存昔日物品
西貢中央郵局的幾乎所有工作都透過現代電腦系統來設立。猶如一種有趣的對比,楊文晤大叔的辦公桌似乎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生變化,仍是數本舊詞典、放大鏡和袋子等已跟隨他數十年的物品。

每次有客人要求寫信,楊文晤大叔便拿著放大鏡翻查詞典的每一頁,依然是過去近30年不斷重複但永遠都不會變舊的動作,至少是對楊文晤大叔自己以及將情感寄托到楊文晤大叔的文字中的客人來說。而看到有關自己的報導或圖片時,楊文晤大叔都收藏起來小心地保存。

楊文晤大叔最“顯眼”的同伴也許就是跟隨他超過20年的袋子了。據悉,從開始接觸這份工作至今,他沒有替換過其他袋子,每次破爛了就自己修補。自己用慣了也不願替換。
楊文晤大叔指向一邊的報紙說:“這是12年前一名德國記者在德國報紙上關於我的報導,之後越南的新聞傳媒才對我加以關注的”。

楊文晤大叔對這個郵局的每一個角落、牆壁仍記憶猶新。他透露,自己的人生就像這個郵局。雖然經歷過時代變遷和社會的轉變,但依然仍保存著昔日風格,就如昔日年復一年的寫信人一樣◆

范 友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