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演藝界合同背後的糾紛

自從控訴管理公司欺負、剝削致勞動者入院,“百萬收視率”的Jack 和K-ICM 已不再參加任何事件或表演。

Jack (右)和K-ICMA。

Jack (右)和K-ICMA。

因“內奸”及“外敵”而分手
那些控訴源於Jack粉絲俱樂部的組長(實名鄭陳方俊),然而當時,“主角”卻不吭聲。於12月26日,ICM管理公司通過新聞通告作出了反饋。據此,ICM公司肯定Jack仍是本公司的獨權藝人,合同期限為5年,從2019年5月1日起生效。通告寫道:“對於近日出現惡意攻擊本公司或K-ICM的緋聞,我們坦白說:就是不需要任何解釋和反饋,因為那些資訊毫無依據、蓄意破壞ICM內部”。隨後,在方俊的粉絲網站(被視為Jack的正式fanpage)發佈了留言:“法律將保護Jack.”他也上傳了與ViruSs合作的《螢火蟲》歌曲的示範版本,同時肯定將“無惜代價戰鬥到底”,“戰爭”尚未了結。

Jack的事情發生之前,在演藝界已屢次發生歌手與管理人或管理公司不歡而散的事,如:山松M-TP、Erik、Suni 夏玲、Tronie……。值得注意的是於2014年底,山松M-TP與其管理公司的糾紛,以屢次違反勞動合同,該公司對男歌手發出禁止表演六個月的文本。然後,男歌手也“不甘於人下”
演藝界合同背後的糾紛 ảnh 1 山松M-TP目前是他自己開M-TP Entertainment公司的董事長。
 

兒童歌手與管理公司也免不了糾紛。幾年前,一個中心發現並送梅志功兒童歌手來到河內培訓。然而,後來該The Voice Kids“帥哥”已不履行承諾,違反了合同,自行與其他公司簽訂合同。梅志功父親認為,家人未曾收到任何培訓方案,表演經常在夜間安排,要承諾參加但不寫清楚參加幾個表演節目。

回顧那些“半途而廢”的合同可以發現,瓦解的主因是:密集出台不確保藝人的身體健康,互不尊重,權益與責任不符等等。

一位曾經是著名歌手的管理人表示:“世界包括越南演藝界在內的硬道理就是:經了一段時間存在分歧,藝人稍有名氣後將會以他們此前所接受的承諾為由對他們的管理單位萌出反逆心理。” 據20年來當人丹長歌手的經紀人黃俊表示:“當歌手稍有名氣,他們容易被許多外在因素‘迷惑’,如:美好的承諾、豪華的策略、燦爛的未來。丹長歌手或我公司後來管理的歌手都曾經收到不少‘充滿誘惑’的聘請。”

簽訂合同時缺乏專業性
一位曾經管理許多歌手的作曲家分享,歌手的心理和勞動者的一樣,並認定:“當歌手達到歌星等級就很主觀,以為自己做什麼都對,有足夠的能力獨自走在自己的路。這種想法又獲周邊人的支持,所以他們更為主觀。”

演藝界發生的糾紛要從歌手和管理公司雙方的角度來看,簽訂勞動合同時缺乏專業性,不尊重合同上的承諾;或只顧利潤。據阮光隆音樂研究家表示,許多合同對雙方的責任規定不充分。這給雙方帶來可乘之機。甚至,有的歌手、音樂團仍不重視合同的規定而主要“靠感情作事”。阮光隆音樂研究家說:“有法律干涉的承諾有助履行規定更為專業。實際證明,各具法理約束的原則是讓國際藝人工作更為專業的原因之一。”

與此同時,在另一個角度來看,經紀人黃俊稱,如果義務和權益不符,另一方會想方設法解除合同。最重要的是,怎麼讓歌手感到沒有任何地方比他在合作的地方好,這才是決定合同是否長久的關鍵,歌手與經紀人如何長久合作的決定因素。黃俊經紀人稱:“至今,我們公司與丹長、高泰山、中光(以前藝名為香沉)等歌手不簽合同。我們的原則是:千萬別想哪方重要,大家工作中都同等重要。”◆

阮文-玉安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