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解救國產影片”,必要嗎?

社交網最近發起“解救國產影片”行動,其目的是呼籲觀眾到電影院支持國產影片,避免影片因票房反應冷淡而“死亡”,引起很多不同的評論意見。

《媽媽,我走了!》、《天亮了,睡覺吧!》都呼籲觀眾“解救”。

《媽媽,我走了!》、《天亮了,睡覺吧!》都呼籲觀眾“解救”。

懇切呼籲
於9月27日公映的《天亮了,睡覺吧!》影片導演、製片商團隊最近在社交網上刊登一篇文章,透過體現製片團隊的熱情來呼籲觀眾為這部影片“伸出援手”。其中,鍾志功導演懇切地寫道:“《天亮了,睡覺吧!》儘管只公映1天,就被削減放映次數,面臨著只在週末3天後就下線的危機。第一作品的生命週期僅僅3天,真的不甘心。我們從未像現在需要年輕觀眾,需要15萬名年輕觀眾的支持。”其狀態有近1萬人次按讚、800人次留言和5400人次分享。
“解救國產影片”,必要嗎? ảnh 1 《天亮了,睡覺吧!》的“呼救聲”。

鍾志功導演告知,此效應有助電影院輔助增加放映次數以創造機會讓這部影片接近未觀看者。實際上,按Box office Vietnam的統計數據,截至9月30日,《天亮了,睡覺吧!》在上映3天後獲得的票房收入達近9億9000萬元,而這部影片按計劃仍於比較有利的時間,例如:下午6時半、晚上8時等在各電影院繼續放映。

此前,鄭廷黎明導演也懇切呼籲觀眾購票“解救”《媽媽,我走了!》,因為該部電影被安排於不利時間,在離市中心區遠的電影院放映。女導演阮黃蝶也一同“解救”該部電影,並呼籲網民分享資訊好讓更多觀眾掌握該部影片的放映時間。

於今年1月,《Yolo-你只活一次》製片商也告知:“此部影片儘管公映未到1週,但多個電影院系統已限制其放映次數並將該片安排於不利的時間放映,例如:上午9時至11時、下午1時至4時、晚上9時至11時等。製片團隊還將該部電影與《雙郎》相比,認為自己的影片被置於不利處境,因為既沒有得到發行商的優待,又沒有如‘再給《雙郎》一週時間’呼籲活動。《雙郎》於去年9月公映,由於其觀眾對象比較有限,所以許多里昂‧光黎導演和《雙郎》喜愛者已一同在網上傳播‘再一次愛《雙郎》’口號與呼籲為該部電影‘解救’,由此其放映時間延長1週。”

不應付觀眾憐憫之心
可以說,《天亮了,睡覺吧!》如果票房收入慘敗,則原因也不是像其他國產影片是由於受到同時放映的好萊塢巨片的壓力,而是其他許多原因,其中主要是質量問題。該部電影只符合像片中兩名人物喜愛Indie音樂和生活方式比較個別的小數觀眾對象。《雙郎》、《媽媽,我走了!》也一樣,因為喜愛其主題的觀眾數量本來不多,因此其吸引力不大是理所當然。

電影批評家蓮香說:“商業性影片製作商需嚴肅地考慮觀眾的愛好。若只為了滿足自己的喜愛及符合導演的風格,則一旦作品沒有受到觀眾的熱烈歡迎,也不要抱怨,因為對於沒有吸引力的影片,問題不在於近10萬元的電影票,還在於到電影院觀看的時間。”
製片商碧蓮坦率地指出:“觀眾有權為自己選擇娛樂產品。在商業市場上,才能、質量是首要因素,不要想方設法討觀眾憐憫之心。觀眾的欣賞風格和愛好日益提高。一部電影若值得看,將會引來觀眾。”

電影院按市場規律運作,電影作品若票房可觀,電影院當然要放映。去年5月,《翻臉3》和《伴你100天》兩部國產影片在《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大片的擠壓下不能於有利時間放映,引起“解救” 國產影片的行動。

《伴你100天》導演武玉鳳認定:“發行商如同企業般,須以利潤和收入視為首要目標。我的影片不足以吸引觀眾,而《Avengers: Infinity War》卻那麼有吸引力,所以我不能責怪發行商。若要引來觀眾,先要製作精彩的影片。到時候,不要懇求,發行商也主動增加放映次數,例如是《小妹未到18歲》和《二鳳》等場合。”◆
 
演員、製片家紅映認為:“我想,用‘解救’兩字是體現自己缺乏對作品的信心。若將電影作品視為商場上的一種產品,則競爭體現公平性,因為在其他國家,競爭還更加激烈。國產影片總會獲得越南觀眾的巨大支持,所以只要製作有質量的影片,一定博得觀眾的喜愛。”

潘高松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