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越南偵探小說:年輕作家的機會

在2000年之前,若與獲得讀者喜愛的散文、浪漫小說或self-help(自助書,這是幫助讀者解決個人問題的書籍)相比,越南偵探小說無論是讀者還是作者方面都是有限的。但如今,隨著社會生活的發展,越南偵探小說已出現值得高興的信號。

越南作家最近推出的一些較引人注目的偵探作品。

越南作家最近推出的一些較引人注目的偵探作品。

來自年輕作家的一陣新風
加入這類文學體裁的年輕作家,不僅在數量,而且質量也有所提升。他們有具體的創作戰略,徹底追隨偵探文學,並對自己的作品抱著嚴謹的態度。據越南作家協會年輕作家委員會副主任阮春始作家表示,年輕作家的出現將拉近越南偵探文學和世界文學的距離,相反也把世界文學與越南文學的距離縮短。阮春始作家指出:“諸如夷莉、阮廷秀等我們這些70後的作家與後一代,甚至是90後作家相比已存在很大的差別了。他們在體裁理論方面有系統和良好的接觸機會,對職業的選擇較為主動,有具體的目標,甚至是瞄準某個讀者群。這些是我們那一代沒有的,即使有也很模糊或是未能如此徹底。”

在4.0工業時代,年輕人憑藉充沛的活力和求進精神,他們在此類文學上有很多體現的機會。偵探的特殊在於,讀者需要與志趣相投的書迷一起討論故事裡的離奇情節。因此,如今出現很多偵探小說討論群組,給年輕作家有機會掌握讀者的心理,接受不同的意見,從而在下一個作品中可以完善自己的創作方法。

努力革新
年輕作家在逐步接觸此體裁時,他們原本已有了龐大的外國偵探資料,包括歷史悠久的小說和電影。目前的挑戰似乎只在於他們是否敢於奮身,尋找新的寫作風格,以及是否有足夠的才華。

新進軍文壇的作家達陳(筆名飛行家)最近在越南偵探文學領域推出一部小說《虛假的孩子》,他認為偵探文學還有很多創作空間。要是自己選擇已有許多著名作品的另一種文學體裁的話,不僅要與外國作家競爭,而且還有國內的,這對一名年輕作家而言是難以度過的。達陳透露:“我認為目前偵探文學在文壇上還是新穎的。因此,這正是給先鋒者的機會。若自己能在初期有優秀的表現,日後將會獲得眾人的支持。”

世侶、范高鞏是為國內偵探文學奠下基礎的作家,但讀者仍覺得他們的作品很平淡。這只是在“偵探”還未形成時突出的幾部小說而已。然而,隨著當代文學的流變,越南作家慢慢發掘出更加離奇的情節,寫作手法也趨於複雜。他們孜孜不倦地給自己尋找新的方向和定型個人的風格。

多年翻譯外國偵探作品的譯者阮光輝告知,他對年輕一代寄予很大的期望。年輕人需要觀察更多,他們可以從生活和實際的案件中學習,然後加以編寫成自己的作品。阮光輝透露:“若年輕作家採用新的創意寫法,則需要給他們時間,而讀者也要耐心地等待。越南作家也難免會受到外國偵探的影響,因為我們的偵探體裁與世界相比遲了很多年。”

以越南背景、純越語、有著一定的讀者人數為優勢,加上社交網的強大發展,可以說偵探文學仍是一片肥沃的土地,等待有潛能的作家前來耕耘,為自己建立個人的園圃◆

香 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