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阮碧蘭翻譯者、文學家:努力改變命運

阮碧蘭文學家、翻譯者從事翻譯工作了近20年,不久前已推出第36部翻譯作品。這是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業績,尤其是對身體障礙的她。

阮碧蘭文學家、翻譯者。

阮碧蘭文學家、翻譯者。

毅力故事
阮碧蘭的最近翻譯作品是由塔拉.韋斯托弗執筆的回憶錄《我的求學路》,作家是美國一名姑娘,不受任何身心障礙和家境不太貧窮,但她在17歲才進入學校。因為她父親堅決排斥公立學校、“違背自然”和上帝旨意的文明方面。她須逆襲常人難以想像的不合理情況,正式接受學校教育。她走出家鄉之日的10年後,一路念到劍橋大學取得歷史博士學位。

阮碧蘭說:“我不認為自己是讓人刮目相看的榜樣。我只想,先好好生活以對自己放心,這也是我所期望,而不須努力或模仿某人。我希望能度過那樣的生活,即可以從事本身喜愛的工作,而這份工作不僅對自己有益。”

她念到八年級後,不幸患上已被列入罕見病、全身肌肉受損和運動功能減退的肌營養不良症,導致她被迫輟學。從此以後,她開始自學,甚至是自學英語。她的“蘋果班”於2001年關閉後,便希望能找到不須跟他人互動,又有機會深造的工作。因此,翻譯是可滿足上述要求的工作。

此外,阮碧蘭透露:到目前為止,她認為自己雖未得到正規的培訓,但適合從事文學翻譯工作。難道每人出生都由上天註定?她相信命運,也相信自己可以改變命運。

她表示:除了自己努力之外,還需要幸運。若她出生於別的家庭,沒有這麼多年一直細心照顧她、與他並肩的母親和弟弟,能否會有今日的阮碧蘭?若她遇到類似塔拉.韋斯托弗被家人阻止上學的場合,她能否成為36部作品的翻譯者,或是短篇小說和詩集的作家?那就是幸運,常得到家人的支持。

福中有福
除了表揚勇氣和自我塑造的自傳作品之外,阮碧蘭還翻譯許多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作品,如:《燒馬棚》(作家威廉.福克納)、《吉檀枷利》(作家羅賓德拉納特.泰戈爾)、《車諾比的悲鳴》(作家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或《Q&A》、《 水的顏色》、《地下鐵路》和《彈球盤》等著作。

初期,阮碧蘭跟翻譯結緣以運用英語知識和發揮文學天賦。然而,她越從事翻譯越發現工作並簡單。她屢次感到疲倦,翻譯不屬於自己領域或不懂知識的書籍,故決定放棄以把機會讓給他人。後來,她在自學過程中所養成的耐心習慣,讓她排除消極的心態。

阮碧蘭透露:她一開始就瞭解文學翻譯者是文化橋樑。值得一提的是,她翻譯《從尼羅河到約旦河》一書後,就發現這些書籍將使讀者更瞭解猶太人,體會到他們被屠殺之苦。她說:“通過文章,各民族互相瞭解,人與人和睦共處、和平生活,同時減少戰爭和摧毀,引導人類走上更光明和美好的生活。”

回歸近20年的工作經歷,阮碧蘭表示:她很幸福。在愛情或婚姻中,幸福多多少少附屬於自己的愛人。但她只要有具意義的工作,並生活有意義,那就是自己的幸福。幸福來自內心,而不是等待外界因素。她希望,過去20年沒有對幸福的幻想,但她感到幸福並珍愛自己的工作。她在翻譯中就感到幸福,而不是等到書籍出版並得到讀到歡迎◆

胡 山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