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雜技演員風險多

為了給觀眾大飽眼福,雜技藝人不時要設計出一些扣人心弦的表演節目。在觀眾眼中可能是精彩的表演,但對雜技藝人而言,他們隨時要面臨危險。

不管再如何小心翼翼,表演雜技也難免遇上風險。

不管再如何小心翼翼,表演雜技也難免遇上風險。

雜技是一個難度高的領域,要求雜技藝人須在高強度地鍛煉,危險性極大,隨時都會遭遇意外事故。有些藝人因為這個職業,以致下半生只能在輪椅上度過,有人才35歲,但其骨骼卻與50歲的人一樣退化。雜技藝人鍛煉十分辛苦,但這行業卻沒有給他們帶來相應的高收入,致使不少人氣餒而放棄。

兩次想過放棄
越南雜技聯團人體雜技團團長馮得忍藝人指出,雜技不僅危險、辛苦和影響藝人的壽命,而且還使其親人無時無刻都擔驚受怕。再加上雜技的集體性非常高,一個人通常無法完成一個雜技節目。曾與他一起演出了10年的同事由於生活柴米油鹽而決定放棄此職業,令他很無助。他們的年資還低,加上一直貢獻但沒有獲得良好的待遇,以致不少雜技藝人無法繼續支持下去。

馮得忍透露,自己於1991年入行,迄今已有近30年工齡,但曾經有兩次想過放棄此職業。1998年,他在表演《空中飛人》節目時受了傷,當時其家人堅決要他辭去工作。聽了親人的分析後,他也開始有放棄的念頭,但人民藝人謝維映已親自來到家裡鼓勵、說服家人讓他繼續追隨雜技夢想。

藝人們之間的情義已令馮得忍繼續留下來。他是翻筋斗與體型雜技演員出身,但再次重返雜技藝術時,他要轉為馬戲演員,以便保障健康安全,繼續為雜技作出貢獻。在馬戲方面,馮得忍孜孜不倦地向前輩學習,通過在網絡上視頻來瞭解此類藝術,從各國的每個節目中篩選出符合越南的雜技表演,然後開始鍛煉。基於不懈努力,他與同事范成陽非常受小朋友的歡迎。每次兩人登台表演時,就會聽到小朋友們歡呼大    叫“小丑”,而他們對這個稱呼也十分高興。

然而,2017年,這位合作夥伴想另外發展事業,理由仍是生活柴米油鹽一事。馮得忍比任何人都理解這個困難的決定,他們只能含著淚擁抱和說再見。這時,人民藝人謝維映又一次“拯救”他,創造條件讓馮得忍進修導演課程,以便憑藉自己的經驗來給年輕一代傳授技藝。馮得忍表示,在追隨雜技藝術的日子裡,經常遇到許多波折,如果說這是因為太愛這個職業才能克服一切,聽起來好像很謙虛。其實是從事這份工作已久,故有了一種親切感,視同事們如親人對待,甚至對那些皮肉傷也感到很平常。

多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除了馮得忍藝人之外,越南雜技聯團裡也有不少藝人在鍛煉或表演時也曾遇到意外,如:陳玉美幸、黎文財、蘭香、裴二玲、吳雪環、楊麗娟。

優秀藝人雪環曾是“高空之星”,她的雜技節目總是讓觀眾感到忐忑。每次提到優秀藝人雪環的名字時,全國的雜技藝人都欽佩她的敬業樂業精神。跟隨雜技表演將近20年,但自從兩米高墜落下來的那一次起,她下半身癱瘓,從此之後要在輪椅上度過人生。那次意外發生在2013年,當時她剛與單位內一名雜技藝人結婚不久,兩人還沒來得及生兒育女,還有很多預定計劃、夢想未能實現。

雖然無法繼續表演,但幸好得到聯團安排轉到藝術科工作。7年來,雪環每天坐在輪椅上指引年輕演員排練新表演項目。憑藉多年的不懈努力、辛勤勞動和累積的經驗,她設計了更吸引的新雜技節目,並且教導年輕演員在表演時如何保護自己。她經常對年輕演員說:“你們別以我為榜樣,而當作是工作  的經驗。我不後悔追隨這個職業。若  重新選擇,我仍選擇危險的高空表演項目。”

越南雜技聯團副主任宋全勝優秀藝人告知,女雜技藝人在鍛煉或表演時所遇到的意外事故只是不幸,但卻留下一生的後遺症,使她們的健康與工作受到不少的影響。

越南雜技聯團所屬當代雜技藝術團團長、優秀藝人杜雄表示:“雜技藝人、演員的生活還有許多困難,工資和酬勞很低,與他們的才能與所付出的功夫相比實在是不相稱。所謂“台上3分鐘,台下10年功”,為了給觀眾帶來精彩的表演,我們要辛苦練習,甚至還有性命危險。但因為熱愛這個職業,我們仍堅持付出。與其他藝術類型正想方設法吸引觀眾的一樣,我們也別無他法,唯有自行尋找觀眾,把雜技藝術的精華帶給大眾,希望能夠在社群中傳播。”◆

晴 黎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