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電子書正處於失利狀況

電子書(ebook)在面世時,因被視為符合世界趨勢和生活需求而被期望將創佳績。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尤其是在我國電子書市場正遇上許多羈絆的背景下。

讀者上線選購電子書。(示意圖源:互聯網)

讀者上線選購電子書。(示意圖源:互聯網)

未能取代傳統書籍
出版、印刷與發行局最近在出版工作例行會上就今年上半年出版情況提出的值得關注之內容是,在生產和上繳備案的逾1萬7000個出版品,共逾2億5000萬版中,紙類書籍數量為逾1萬6000本,共逾2億3900萬版;電子書總數為92本,發行次數為逾100萬次。

上述統計數據顯示,我國電子書市場與紙類書籍市場相比是否正失利?僅管出版、印刷與發行局提出的數據未能全面地反映電子書市場的總體局面,因為除了各合法的電子書之外,盜版電子書正充斥互聯網;不僅如此,電子書格式現仍存在一些不足之處。最明顯的是,新書電子版通常在紙類版發行的一段時間後才上市,甚至沒有。而且,對於PDF電子書,不能改變字體的大小,給讀者帶來困難。

另外,我國讀者仍習慣讀紙類書籍。本市讀者林黎說:“對我而言,紙類書籍總是帶來積極的能源,覺得我回歸大自然。另外,閱讀紙類書籍還有助加強讀者與語言和作者之間的互動。閱讀實體文本時,可感受到字句含有的意義,此外,讀電子書只看見字句而已。”

年輕人出版社副經理阮成南對現在的電子書市場作評價時表示:“按預報,電子書自2010年起將增長,但實際上沒有這樣演變。電子書連在國際和國內市場上都呈下滑的跡象,世界上正出現有聲讀物(audiobook)的趨勢,而我國也不例外。儘管如此,電子書市場仍有自己的地位。”

阮成南副經理說:“僅管各正式電子書發行單位發行的出版品數量不多,但在我國,任何書籍都可能在網上找到。這意味著,讀者仍有閱讀電子書的需求,但主要閱讀盜版書籍。據悉,電子書市場最近有若干新成立的公司。電子書因為許多對象服務,所以將與紙類書籍同時存在。實際上有多人喜愛讀電子書,或研究者、大學生須讀電子書以滿足研究進度的要求。與此同時,有聲讀物和紙類書籍也有自己的讀者對象。這些方式平行存在,形成書籍生態系。”

《通知》不符實際
經過試行開展的一段時間後,至少已有兩個單位須停止生產電子書,包括金童和Iread出版社。若干單位因2017年第42號《通知》要求須制定電子出版品出版、發行活動的提案,而須停止登記出版和暫停發行電子書。例如,年輕人電子書有限責任公司(Ybook-年輕人出版社的成員之一)為了維持活動,從2018年起就不再出售電子書,而轉到出售紙類書籍和為各合作夥伴提供數碼化服務。

年輕人出版社代表告知,第42號《通知》提出很多關於技術的要求,引起如下各情況:一些出版社儘管有權出版書籍,但其技術能力未滿足要求;反而,一些電子書生產單位具備技術能力,但未獲准出版電子書。現在,該單位正完成第42號《通知》的提案。

全國現有59家出版社,但只有5家出版社已被確認已登記出版、發行電子出版品,包括:新聞傳播出版社、教育出版社、人民軍隊出版社、醫學出版社和地圖出版社。與此同時,實際上有很多單位從2012年起就參加電子書市場,但因遇上第42號《通知》的羈絆,故半途而廢。出版社因不常推出新電子書,而對讀者無吸引力,從而影響到本來不可觀的電子書營收。

對於上述場合,第42號《通知》已不符實際,而且對早就參加電子書市場的各家出版社、單位也沒有採取特殊政策。出版、印刷與發行局也許應該審議讓從各項有關的《議定》、《通知》頒佈之前就參加電子書市場的出版社暫時維持電子書出版和發行活動,以鼓勵和輔助各家出版社參加電子書市場;從此有助限制充斥網上市場的盜版電子書情況。

另外,年輕人出版社副經理阮成南還建議:“在電子書問世的初期,許多單位參加生產電子書,引致兩個羈絆是技術和內容。具體是,若多個單位一同生產電子書,將導致分散的情況,還有若只讓唯一單位開展,就內容不足以滿足讀者的需求。與此同時,讀者若購買我國電子書市場上的所有書籍,須下載很多電子書生產單位的應用程式,很麻煩。由此,據我而言,應該在國家範圍上制定關於電子書和在其他技術基礎上書籍的政策。當時,要重新制定有權生產電子書的單位規劃,可能成立電子書發行中心,其任務是向出版社的電子書簽發許可證和代售電子書,像紙料書籍現正採取的模式似的。”◆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