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鳥類攝影作品可信度不高

觀看最近獲獎的自然攝影作品時,不少人感到困惑,不知道那是真實或剪輯的,但業者一看就說:“僵硬。”

我國攝影師白玉思的《會友》作品。

我國攝影師白玉思的《會友》作品。

2019年Grand M.S.M Circuit國際攝影大賽在北馬其頓共和國舉行,我國攝影師白玉思的《會友》作品榮獲金獎。最近,各攝影師互相傳遞該作品,不少藝人對拍攝一群繡眼鳥在紅花玉蕊樹枝上棲息的作品真實性表示懷疑。

人工化自然攝影作品
馮美中攝影師表示:紅花玉蕊傍晚開始開花,日出時就凋謝,絕不會猶如《會友》攝影作品,而在白天盛開。

若早晨拍攝,鳥群不會這麼清晰。與此同時,攝影師曾阿普(音)認為:該作品的光線只能是在攝影棚裡或主動安排閃光燈,而荒野攝影中的禁忌是開啟閃光燈。

攝影師白玉思透露:他只處理背景,攝影光線是真實。《會友》作品是於2011年在廣寧省蓋寶寺攝影。

繡眼鳥是群體生活的鳥高度群集,生性超膽小,因此他須花很多功夫。上述作品曾獲得2012年嘉定攝影俱樂部的獎項,至於國際攝影大賽自然獎項是僅近1個月來。攝影師白玉思說:“我國攝影比賽要求參賽者發送raw格式的   作品,但上述大賽評比委員會只要一般照片。”

攝影師勇Art肯定“這是剪輯攝影作品。他們拼貼另一個空間,讓作品異常閃爍。在電腦放大將看得很清楚,鳥群和左邊的飛行鳥也是剪輯的,這樣才確保畫面佈局平衡。”

攝影師白玉思的《築巢季節》作品曾參加由美術、攝影與展覽局同越南攝影師協會配合舉辦的越南藝術攝影展,並引起攝影界爭論紛紛。

該作品攝影師透露:“作品裡的鳥類是織布鳥,只有善於築巢的織布鳥才能築起懸巢,牠大小似麻雀。”

生態與生物資源院的鳥類學家黎孟雄博士認為:攝影作品的鳥類是麻雀,但懸巢卻是織布鳥的。我國的大量麻雀被捕捉,我們到處攝影和研究自然20多年,從未看見這樣築巢的鳥群。

動物諮詢委員會不能少
這不是鳥類攝影作品被視為剪輯及佈置的第一次。2015年,戴勝鳥叼著食物的攝影作品獲得東盟(東協)攝影大賽的獎項一事引起議論紛紛。當時有許多攝影師對捕捉幼鳥以誘拍母鳥餵食的行動表示反對。

越南攝影師協會代表肯定:《會友》攝影作品是剪輯的。該協會主席武國慶表示:對於自然攝影作品,攝影師須以真實原則作為先決因素。

攝影師提交申請越南攝影師協各稱號的卷宗時,被視為剪輯及佈置攝影的作品獲得由國際攝影藝術聯盟(FIAP) 輔助的獎項,也得到該協會計分。武國慶主席承認:“那是不足之處。”

攝影師曾阿普表示:為限制經photoshop剪輯軟體處理的自然攝影作品參加比賽和攝影展,主辦單位須成立動物諮詢委員會。對作品藝術方面評分前,該委員會將對反科學和動物生性等問題提意見◆
 
攝影師令幼鳥腳骨折
攝影師曾阿普透露:目前,若干人剪切礦泉水瓶,將幼鳥塞入水瓶裡,之後放在一個樹洞裡拍攝。若仔細觀察,將發現同一個樹洞卻拍出不同鳥類,有時,因攝影師安排,令幼鳥腳被骨折。

此外,攝影師曾阿普還說:“自然攝影作品須真實反映情景,並不可以剪輯。每張攝影作品背後是一個故事,若故事以photoshop 編輯軟體虛構,攝影作品就沒價值。

梅 瑞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