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一地傷心因睡蓮

摔傷的腳還未好。家人要出差十天半月,不得已,我只好去小妹家住一段日子。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小妹家前面是公園,後面是護城河。小妹上班去了。我躺在床上,受傷的腳還在發燒、隱隱作疼,我索性下床喝藥。  然後,拄著拐,跳到後陽台,像往日,躺在竹椅上。

在二樓,我居高臨下,能清楚的看見五六個或方或圓,形態各異的巨大石槽,沿著護城河岸一字排開,這些天就與幾叢正開得燦爛的睡蓮邂逅,便是我意外之喜了!

儘管窗外烈日當空,熱浪翻滾,但是那幾方石槽裡,因為有了睡蓮氤氳著生命的閒適,便營造出十分別致的風景來。一朵兩朵粉的,紅的,白的,淺紅的睡蓮不疾不徐,儘管花色各異,但是每一朵都冰潔清芬,綻放在層層疊疊,綠得發亮的葉子間,美得不知怎樣比喻。

我為睡蓮那“幽居在平湖,花開自花落。”的淡泊情懷所折服;更為她清雅絕塵、不嬌不媚的超然氣質而傾倒時,就忘記自己腳部的疼痛。

從此,天天看她時,總是屏聲靜氣,凝視良久,頓覺心境澄明。讓我煩躁不安的心靜下來。我知道花草是通人性的,也許她早已知道我每天在關注她,欣賞著她,可我卻從沒有勇氣,拄著拐走下樓,去聞一聞她的香味。

像我這樣的病人,能靜靜地、不近不遠地欣賞到睡蓮的美,就已經知足了。有時,我奢望著哪天腳好了,能下樓散步,親手去觸碰她的念想,但很快就打消了,世上有誰能真正抵達,懂得睡蓮深邃靜謐的內心世界呢?就讓她靜靜地開吧!

這時,一對夫婦拉著小女孩路過樓下,他們正在欣賞那一盆一盆美麗的睡蓮,女的說:我為睡蓮那“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奇崛之美而驚歎。男的說:“是呀,這一叢一叢的睡蓮,偏於一隅,遠離市井塵囂,想開便開,纖塵不染,安之若素。就已經讓人羡慕的了。”女孩說:“媽媽,荷花好漂亮,給我摘一朵吧!”

那位媽媽說:“不可以!乖女兒,池中的睡蓮是給大家看的。老師說要保護花草呀!不能為了自己喜歡,就摘她!”。女兒俯身輕輕的吻了,又撫摸了一下睡蓮,然後很乖的戀戀不捨地離開了!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這一幕,恰巧被我看見了。

摒棄私心雜念,淡看流水歲月。睡蓮在這對文明夫婦的保護下,逃過一劫,欣然的開著。多好!今後,我還能欣賞到她的美。

可是,“人性,有醜陋的一面,有時是經不起考驗的。”我就偷了一會懶,多睡了一會。昨天還開得素雅驚豔的睡蓮,今天卻只留下殘梗斷莖、一片狼藉。誰幹的?什麼時候?有人看見嗎?她原本開得那麼靜美,惹人愛憐,可現在,她們去了哪裡?是被那些自私的傢伙採摘後,拿回家插在花瓶裡獨自欣賞嗎?或是早已香消玉殞,或被丟棄在垃圾桶了?

以後我被家人接走了。後來,我不止一次的想起她們,心總是惴惴不安。因為,聽小妹說那些觸目驚心的場面,她也一次又一次遇見了。我痛心疾首,卻又無能為力。

美麗的睡蓮啊!我為你招魂。難道是你的美惹的禍嗎?

睡蓮美的那樣安靜,祥和,卻得罪了誰?對於不懂得欣賞,肆意踐踏摧毀、和不能正確分享美麗的人來說,他們才是有罪的,是否都應該去好好的虔誠的悔過呢?◆

羅鳳霜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