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一雙棉拖鞋

那時候,家裏只有一雙棉拖鞋,藍白相間的粗線條格子布,有些褪色,但很溫暖。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男人和女人有一個共同的愛好,每天晚上洗澡後,坐在木頭沙發椅上看電視。

女人心疼男人,將棉拖鞋套到男人腳上,說:“天太冷,別把腳凍壞了。”

男人聚精會神地看著電視,用腳將棉拖鞋踢到女人    腳前,說:“還是你穿吧,我們男人的血都是滾燙的,不怕凍。”

女人執意將棉拖鞋套在男人腳上,男人又執意將棉拖鞋踢到女人腳前。踢了幾次,男人就起身穿上棉拖鞋進臥室了。他拿出一條毛巾毯子裹在女人腳上,然後摟著女人看電視。女人很享受地枕在男人肩膀上。

後來,男人病倒了,出不了家門,棉拖鞋就成為了男人的專利品。

屋裏屋外的事全壓在女人一個人的肩上。女人忙得腳不沾地,整天像陀螺一樣轉個不停。到了晚上,女人就癱軟在沙發椅上,一動也懶得動。

男人端來熱水盆,將女人冰冷的腳泡在熱水裏,反覆地給她按摩湧泉穴,然後,將棉拖套在她的腳上。

女人用力地蹬下棉拖,說:“你是病人,腳受不得寒的,你穿!”女人將身子縮成一團,連腳都縮到沙發椅上。男人無奈,只好繼續用那條毛巾毯裹住女人的腳。

接著幾天,女人每次幹活回家,都沒看到男人,就問他:“你到哪裡去了?”

男人說:“屋裏悶,我去院子裏散了會步。”

女人就叮囑:“晚上風涼,你別在外面蹓躂太久。”

“嗯嗯嗯。好好好。”男人唯唯諾諾,手卻一直背在身後。

女人去廂房盛飯,男人就閃身將手裏的東西藏在櫃子裏。

結婚10年紀念日,男人用家裏僅有的五個雞蛋,給女人做了3樣菜:雞蛋羹、韭菜炒雞蛋、青菜雞蛋湯。

女人看著熱騰騰的飯菜,眼裏泛起亮晶晶的淚花。

男人含情脈脈地看著女人,說:“快趁熱吃吧。吃完了,我送你一樣禮物。”

女人就擺出一副狼吞虎嚥的架勢,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然後將手一攤:“禮物呢?”

男人又端來一盆熱水,將曬乾的艾草泡在熱水裏,說:“來,先給你洗腳!”

屋子裏彌漫著艾草的清香,女人微閉著雙眼,享受著男人的按摩。

女人太累了,她歪在沙發上,輕輕地打起鼾來。

突然,女人感覺到腳上好暖,等她睜開眼,看到腳上套著一雙“新”棉拖:解放鞋的鞋底、紅色燈芯絨的鞋面、半高的鞋後跟……笨拙的針腳邁著大步走著,來來回回,回回來來。

女人笑了:“這棉拖,是你親手做的?”

男人也笑了:“我每天精神好點時,就在附近撿垃圾,這布料、鞋底,都是從撿的廢品中拆下來的。我特意把後腳跟做高點,更保暖。第一次做鞋,你可別嫌醜啊!”

女人的眼淚吧嗒吧嗒掉下來,抽噎著說:“這是最美的棉拖鞋。”◆

譚貴珍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