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勞動成了一種習慣

三叔打電話來說:“大成,你爹到坡上翻地,摔了一 跤,現在住在鎮醫院,你抽空回來看    看吧!”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大成對爹有點怨氣。多次跟他說了,讓他別再種田了,家裏不缺那點錢。但爹總是不聽,這不,把自己摔傷了,還耽誤大成的工作。

埋怨歸埋怨,大成還是趕忙放下手頭的事,開著車直奔鄉下。

爹坐在病床上,將打著厚厚石膏的左手吊掛在脖子下。

大成說:“爹,咋搞的,傷得嚴重不?”

爹說:“沒事,左手一根骨頭小骨折。”

三叔說:“還說沒事?醫生說至少需要休息3個月。”

大成說:“爹呀,這回你一定要聽我的話,別種地了!現在的米和菜都便宜,我每月給你兩千元人民幣……”
 
爹憋紅了臉,低下頭喃喃說:“知道了,知道了,唉,老三我叫你別給大成說……”

爹抓了中藥,回家療養。

一晃,3個月過去了。那天,大成處理完一件事情,突然想起爹來,不知爹的骨傷好了沒有?大成決定回去看看。

車子剛到大門口,大成就看到爹扛著鋤頭、耙頭要出門。大成下車攔住爹說:“爹,你又要去翻地?上次的教訓還不深刻?”

爹說:“都好了呀,在家悶得慌,我想出去活動活動筋骨。”

大成說:“爹,我現在有錢有勢,該是你享福的時候了,你咋就閒不住呢?”

爹說:“兒呀,這麼多年了,勞動早成了我的習 慣。一天不幹活,渾身不得勁……”◆

葛朝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