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半塊月餅

養父母對我很好,視為己出。但養父母家是一個十幾口人的大家庭,叔父在外地工作,有工資收入,嬸嬸自然不樂意叔父的工資負擔一大家子的開銷,尤其是負擔我這個抱養的人,所以,經常鬧分家。奶奶怕我受委屈,事事都護著我,有什麼好吃的總是留給我。我在山上放牛摘得一些香甜的野果,也會挑選出最好的果子留給奶奶。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在小學四年級時到縣城學校讀書,當年的物質沒有現在這麼豐富,中秋節也不放假,但那年中秋剛好是一個什麼慶典,學校給每個學生髮了一個五仁月餅,厚厚的沁著香甜的味道。當時我11歲,這之前我連見也沒見過月餅。我拿著月餅捨不得馬上吃,放在抽屜裡,每次下課都拿出來看一看,聞一聞。實在忍不住了,才掰開一小塊月餅慢慢地品味。真的是又香又甜!吃著美味的月餅,我猛然想起鄉下的奶奶肯定從吃過這麼好吃的月餅,趕緊將還剩下的半塊月餅用紙包好,準備帶回家給奶奶吃。

第二天剛好是星期天,那時交通不發達,老家到縣城的40多公里都是山路。天剛濛濛亮我就上路,山裡孩子走山路真的是小菜一碟,我一路小跑,累了在樹蔭下躺幾分鐘休息,渴了就喝山裡叮咚的山泉,餓了摘下路邊香甜的野番桃和地枇杷充饑。

當我蹦蹦跳跳衝進門時,奶奶不相信地看著我:“還沒放假,你怎麼回來啦?”

“我給您送好東西來啦。”我從褲袋裡掏出了那半塊月餅。一路的上坡下坎抄近路,蹦蹦跳跳的,半塊月餅都被擠壓得不成形了。

“傻孫子啊,為了這半塊月餅,走了那麼遠的山路。”奶奶接過月餅時眼裡泛起了淚花,她一把摟住我,“我的乖孫子喲!”

這半塊月餅,奶奶又分了一半給我。我們祖孫倆小口小口地吃著月餅,節日的芬芳彌漫在我們簡陋的小屋裡。

後來我工作了,每年的中秋節,我都要給奶奶買各式各樣的月餅,但奶奶總笑著說沒有當年的那半塊月餅好吃。如今,奶奶離開我好多年了,但每當秋風送爽,月餅飄香的時節,我總會想起奶奶,想起那半塊不成形的月餅。那半塊月餅,彷彿是一彎月亮,永遠照在我記憶的長空◆

黃克新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