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吮出來的愛情故事(三)

這是一段多麼美妙的序曲呀,我心裡慶賀那天我將小陸推出門外,也從心裡面希望他倆能有情人終成眷屬。但慶賀和希望僅僅只是一種善意,畢竟他們倆只是萍水相逢並且相隔萬里。到底以後會有什麼發展,那只有看緣分了!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也是那天,他們彼此都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阿紅祖籍廣東開平,爺爺奶奶輩就到越南芽莊了。阿紅高中畢業後本來她想考醫護專業,但隨著中國遊客到芽莊旅遊的人數來越多,她的家人就建議她學旅遊專業了。阿紅的爸爸媽媽在郊區開了一家小型五金加工廠,在當地也算是中產階級。而小陸則是地道的上海土著,兩代單傳,父母都在企業上班,家庭條件不錯。

“嗚”一艘夜行的海輪從從芽莊灣發出一聲低沉、悠長的鳴叫把兩個剛剛跨進愛情門檻年輕人拉回了現實。

阿紅突然想到這趟出來的初衷,便對小陸說“餓了嗎?我們去吃夜宵吧”

“明天還有行程呢,就回去休息吧”。小陸雖然還沉浸在剛才的興奮中,但看了看手機,“快到午夜了”。

“嗯。”

回賓館的途中,路邊有一爿雜食店,阿紅走進去買了兩瓶中國產的紅牛飲料。但她拿著飲料走出店外,卻沒有遞給小陸,而是站在原地發愣。

6、緣分的雛形是佛教文化的因果關係,蘊含在偶然之必然中。但在實際應用時,卻漸漸演變成愛情的專用術語。同時,緣分本身又是一個靜態概念,只有人們在體驗它的時候施於某種動力甚至某種爆發力,才能使它表達得淋漓酣暢、如醉如狂。不知讀者是否同意我的觀念。

你看,阿紅和小陸本來是要回到各自的賓館去休息的,可路邊有爿雜食店,就想買兩瓶飲料邊喝邊走,既解渴,又不耽誤時間。但她買了飲料後突然想到一件事,就站在原地遲疑了一會兒。

這又是咋回事呢,還是問緣分吧!

原來,阿紅手持飲料走出店來,突然想到今晚自己是住單間。因為按照常規,阿紅今夜是回家住。但因為要請兩個“恩人”吃夜宵,怕晚了回去不方便,賓館就特地安排一間房子給她過夜。

阿紅掏錢買紅牛飲料時,無意中碰到了放在口袋裡的房卡既然如此,何不再買點零食回房去當夜宵吃呢?或許……她心裡“撲通、撲通”地狂跳了起來。

小陸不知原委,看到阿紅突然發愣,頗為奇怪“阿紅,你怎麼了?”

阿紅把兩聽飲料一起塞到小陸手上,含情脈脈地望著他“今晚我一個人住,想再買點零食請你到我房間去一起當夜宵吃。可以嗎?”

小陸聽了精神一振,所有的疲勞頓時不翼而飛“好的,但我不餓,零食就不用買了”。

愛情掩蓋了饑餓,饑餓刺激了愛情。面對本能的慾望,那時那刻,他倆壓根就沒有饑餓感了,假如有,那就是的對情愛體驗的饑渴。

進到阿紅的房間,雙方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只有兩顆年輕的心在心照不宣地狂跳著。俄頃,阿紅拉開兩聽飲料罐的拉環,遞給小陸一聽“喝吧”。

“謝謝,你也喝吧”。

兩人舉起飲料一碰,各自呷了幾口,彼此的臉上也都洋溢出一種羞澀又渴望的燥熱來。人類對愛情的演繹是多麼無師自通呀。良宵美景、才子佳人,溫柔的燈光襯映著阿紅嫵媚的雙眸,也點燃了小陸眼眶裡的兩團熱火。不用矜持了,既然序幕已經拉開,就直接進入劇碼吧。

也許童男貞女的第一次都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吧,小陸又一次拉起阿紅的右手放到嘴邊溫情地、輕輕地吸吮了起來。阿紅幸福地依偎在小陸的懷裡,等他吸吮了一會,就抽回右手,像他剛才在海濱吻自己一樣主動地朝他的嘴吻去。

如夢似幻、大愛無聲。在如膠似漆的親吻中,一股暖流緩緩地湧上了彼此的心頭並遍佈全身。他們再也抑制不住各自的慾望了。在彼此無言的期待中,小陸一把將阿紅按倒在沙發上……

7、春去秋來,草長鶯飛。時間一晃,又到了第二年的春天。依舊是“紅五月”的好時節,小陸又一次踏上了前往越南芽莊的行程,這已經是他一年之內第四次去芽莊了。自從兩個人的戀情公佈以後,雙方的家長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意見,只是小陸的父母提出一個條件:假如兩個孩子能夠結婚成家,只有阿紅來上海定居,而不能小陸移居  芽莊。

我在這個故事中不知道算不算“紅娘”?連我自己都說不清楚。我甚至想,也許那隻蜥蜴才是真正的“紅娘”呢。蜥蜴通常是不會咬人的,可那天為啥偏偏會咬阿紅呢?況且,“咬”和“吮”不是差不多的性質嗎?不過,作為同事、同窗並且也是他們倆初戀的見證者和“參與者”,我還是知道一些他們的打算和安排的小陸家已經幫阿紅在上海的途牛旅遊門店聯繫好了一個職位,阿紅和她的家人也同意阿紅到上海定居。只不過出國定居比出國旅遊複雜了多,要把兩邊的具體手續釐清尚需一段時日。

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緣分這個東西,只希望有情人終成眷屬,那就是緣分。

是呀,愛情、緣分、友情都是沒有國界的,中國和越南的友誼更是源遠流長。何況,阿紅本來就會說漢語,在文化習俗溝通上幾乎沒有障礙。所以,我僅借用一句詩詞來表達我的願望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完)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