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回頭路怎麼如此遙遠(二)

下午阮經理載嬌嬌到某高級服裝店選了一套黑色蕾絲短裙送給嬌嬌以及公司的化妝品,同時叫就地換衣服和梳妝,一切完畢後,阮經理直接載她去赴宴。在車上嬌嬌悄悄脫下無名指上戒指放到手提袋中。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嬌嬌首次參加這大場面的宴會不免顯得有點畏縮、靦腆,但她看到眾多男士女士對她有種刮目相看及注意,尤其跟在阮經理身旁,她盡量放鬆身心, 盡量顯示大方、自然,最終舉步優雅起來。

阮經理帶她來到王董面前同時向王董略微稟報了嬌嬌的身份和業績,王董打量了嬌嬌一會就說:“很好!繼續加油!”接著王董拉著嬌嬌的手向他的商場逐一好友介紹說:“這位是我司亮點..” 嬌嬌跟著向王董逐一好友行禮道安。王董夫人笑盈盈上前握住嬌嬌的手問東問西,然後帶到其他女性面前炫耀本司的嬌兒。在王董夫人親切有加的介紹下,嬌嬌成了眾人的焦點,很多人都想巴結討好,尤其是男士們,瞬間嬌嬌充滿了自信與自豪。晚宴過後沒幾天,嬌嬌獲總公司提升為總公司的銷售總監。倘若嬌嬌能循規蹈矩、奉公守法,不跳槽,不貪夢的話,這是確實是一樁好事,然而世事卻難料。

嬌嬌當上總監後,總忙著會見顧客及應酬,所以和志賢相處也越來越少,甚至於2個多月志賢都沒看到嬌嬌的影子,尤其近日嬌嬌以工作方便為由說要到總公司附近租高級宿舍住,令得志賢非常著急和憂心忡忡,但望著嬌嬌手上戒指還在時,心中還是覺得安心而不便多問。雖然志賢口頭上說應該沒事,但心中總覺得匪夷所思,自從嬌嬌搬到離他住處約50公里遠的高級宿舍住至今已有3個多月,電話經常打不通外,也未曾回來過。想到這裡,志賢有點惘然若失,有種將失去了嬌嬌的預感。思來想去後,志賢決定到嬌嬌的公司問一問。

翌日,志賢到嬌嬌之前上班的分公司找阮經理詢問。當阮經理聽到志賢介紹是嬌嬌的未婚夫時,先是愣住然後搖頭嘆息地說:“她偷竊本公司的生產技術轉讓別人已被開除了。唉!她說你是她大哥?你們的事我不管,不過勸你還是不要找她,免惹禍上身。”

志賢聽後如雷貫耳,頭昏眼花但還是苦苦央求阮經理告訴嬌嬌的新地址,經不起志賢的再三央求,阮經理告訴了他嬌嬌的新地址後,再次勸導他最好不要找嬌嬌免自受其辱,同時離開嬌嬌越遠越好,有了嬌嬌的新地址,志賢即刻尋找。來到嬌嬌的新地址,一時間眼前景物令得志賢目瞪口呆,志賢看到的不是嬌嬌所說的什麼高級宿舍,而是有保安守住的一系列高級別墅。

志賢找保安問但得到回答的都是三不知,而且還被保安驅趕。電話也打不通,志賢無奈只好坐在路邊椰子汁檔的凳上等嬌嬌出現,一等就等了3天。到第四天,志賢終於看到嬌嬌從其中一間高級別墅走出來,並欲步上一架高級豪車,志賢事不宜遲喊叫嬌嬌,嬌嬌轉身看到志賢,先一愕,然後細聲對司機說了什麼,然後朝志賢方向走去,志賢也朝嬌嬌跑去。

志賢來到嬌嬌面前並握緊她的手問為何不接電話?問為何不回家?嬌嬌推開志賢的手並打斷他的話說:“在街上拉拉扯扯的像什麼話,我們到那間咖啡廳說話吧!”望著嬌嬌著穿一身高檔艷麗粉紅色長衫,尤其看到嬌嬌的無名指上戴的是燦爛奪目的鑽戒,志賢疑雲四起又不便問她只好跟著她進入一間高級咖啡廳◆(未完。共3期)

嵐月風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