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夏之歌

蟬棲息在樹上,樹高聳入雲。蟬鳴響徹雲霄!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夏蟬的鳴叫是獨特的,一陣陣的,此起彼伏。一會兒如潮水退去,偶有片刻的安寧,一會兒又洶湧而來,以排山倒海之勢淹沒了周圍的一切聲響。

蟬忘我地叫著,有節奏地叫著,不知疲倦,是用生命在歌唱呢。它那麼奮不顧身地深情歌唱,悲壯地演繹著短暫而燦爛的一生。叫啊,叫啊,要是不叫了,夏天就過了呀。

最難忘的是童年蟬鳴聲聲的美好時光。在鄉下,孩子們都會捉蟬。哪裡有蟬,就去哪裡,蟬不停地叫,孩子們就不停地捉。那時,我是用馬尾絲做了套子在竹竿上,然後輕輕地舉著竹竿躡手躡腳地走到樹下,看準了樹上的蟬慢慢地套上去,一下就套住了。馬尾絲那麼細,蟬是無法明察秋毫的,所以成功率是很高的。但若有一點不小心就會驚動蟬,蟬就會慘叫一聲倏地飛走了,飛到別的樹上繼續叫,叫得更響了,蟬的叫聲彷彿在向我們示威一般,我便又套了過去,鍥而不捨,就像中了魔。

最高興的卻是聽蟬。我會把捉到的蟬放到一個瓶子或籠子裏,守著瓶子聽蟬鳴。有時候還嫌不夠響,捏著蟬的兩側使勁晃,然後再放在耳邊聽,蟬的叫聲便如海螺一樣巨大的聲音響徹耳膜,十分過癮。這樣零距離地聽蟬真是一種完美的享受。那種專心致志的傾聽,讓我完全沉醉在一個美麗的童話世界之中。

後來讀了書,我知道了蟬很長時間是在地下幽居的,經歷了很多寂寞、孤獨和暗無天日的日子,終於在一個夏天出土羽化,重見天日,一展歌喉,釋放對生命和自由的熱愛。我很後悔當初那麼囚禁蟬。

蟬脫殼蛻變之後才會飛,蟬翼薄而透明,給人一種輕靈如夢的感覺。有時我捉了蟬,為了防止它飛走,便掐掉蟬的雙翼,蟬再也不會回到樹上了,但卻依然叫聲不止,反而叫得更動聽了,它是生命不息,歌唱不止!張海迪說:“即使翅膀折斷了,心也要飛翔!”說的就是蟬吧?

現如今我早就不捉蟬了,孩子們也不捉,但蟬鳴聲卻寥落了。許是生態環境變化了吧,只有極少數的蟬,還在嘶鳴,要在寂寞紅塵中,留下它們永遠的夏之歌◆

■王秀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