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女人如花別樣紅

人們常說,第一個把女人比作花的是天才;第二個把女人比作花的是庸才……但無論怎麼著,把女人說成花,彷彿已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花朵以各色美麗、芬芳,點綴大地,分外妖嬈,欣欣向榮;女性以各種服飾、氣質,裝扮人間,美好靚麗,生生不息。

在我看來,每個女人都是美女,都是一朵花。有的素樸如枙子;有的豔麗如桃花;有的高潔如荷花;有的富態如牡丹;有的小巧如海棠,有的默然如山茶等等,不一而足,皆散發著各自的美與溫柔。

喜歡什麼樣的女人,欣賞什麼樣的花,全憑自個兒的主觀喜好和感情色彩。“生鹽拌韭菜,各人心中愛”。你認為醜的女人,在情人眼裡,都有著“西施”的美;你認為美的女人,若是那般刁鑽蠻橫,“河東獅吼”,也將嗤之為“母夜叉”,何美之有?

如果一定要把女人與花相提並論,那她也是一朵有思想有意識的花,或許這就是女人與花的“和而不同”。

因而,對於女人來說,是什麼樣的花不重要,重要的是要開出自己的芬芳和精彩。

現實生活中,無論女人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都將為其性別罩上一層神秘的面紗。恰如演員劉曉慶曾說的“做女人難,做名女人更難”。一語道破女人心中的苦辣甜酸。

那麼如何化難為易,刪繁就簡,讓女人從容人生,快樂生活,不妨從以下幾方面作些思考,以求共勉。

一是揚在臉上的自信。女人最高級的魅力,未必是漂亮或精緻,而是自信。真正有自信的女人,從來不尋思如何依賴誰,攀緣誰。而是想著如何不斷提升自己,磨練自己,豐盈內涵,然後成就自己,靠自己活。要知道,自己強才是真的強,才是做好女人的最大底氣。俗話說得好,靠別人就得聽別人囉嗦;依賴別人,就得任別人置喙;攀附別人,就得受別人脾氣。唯有靠自己,最踏實,最有安全感。

二是長在心底的善良。如果沒有高人一籌的智慧,沒什麼,可以讓自己生長善良。“女子無才,便是德”。心懷慈悲,待人寬厚,嫺淑真誠,這樣的女人,在哪裡都會被人欣賞。慈母手中的線,是女人心中盤根錯節的愛和牽掛,也是遊子夜晚仰望和眷念的藍月亮。那彷彿縈繞耳際的歌聲“世上只有媽媽好……”,唱出了多少兒女的心聲和感念。

三是融進血液裡的骨氣。從數千年封建桎梏下解放出來的新時代女性,更要從窈窕中透出一份氣節,活出個自我範兒。生活中,深情不依賴;交往中,大度不計較;感情中,投入不糾纏。不說特立獨行,孤芳自賞,至少也要忠實於自己,不卑不亢,問心無愧。如作家楊絳所言:“我跟誰都不爭,跟誰爭我都不屑……”。為女性少有的豁達與灑脫,令人肅然起敬。

四是刻進生命裡的堅強。也許是女人天性中的母親因素吧,使得女人的堅韌力量絲毫不比男人遜色。這種如信仰般的力量,一旦被喚醒,世上就沒有她承受不了的苦難。遠的不說,單就近期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抗擊來說,諸多女專家、女醫生、女護士……面對兇狠肆虐的病毒,她們所表現出的那份堅強不屈,英勇無畏,向死而生的精神,無不令華夏兒女為之動容。當李蘭娟院士摘下口罩,即便是鐵石心腸的人,也被她面部那一道道深深的刻痕剝蝕成淚痕;那些支持武漢年輕愛美的護士們,為了方便穿戴防護服,毅然決然剃光一頭秀髮,忍痛割愛那漂亮的長髮飄飄……她們就這樣站在生命的高度,抒寫了青春別樣的風采與華章!

《聖經》故事說,女人是男人的肋骨做成的。這就是說如水的女人原本就帶有剛勁。

由此可見,作為女人,你的名字,未必就叫柔弱。你本來就是美的象徵,愛的化身,力的固有。“能推動搖籃之手,也能撼動地球”。所以,自強自立自尊自愛自信,自成風景,是女人自勉的話題,也是女人心中長開不敗的花朵◆

喬金敏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