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家鄉荷塘的前世今生

我的家鄉有一個荷塘,面積大,蓮藕壯。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小時候,這個荷塘是我們生產隊唯一的集體資產。夏至一過,生產隊的看水員就增加了一項新的任務,要經常到荷塘邊巡邏,防止有人偷採蓮藕。要知道,這個藕塘,是我們生產隊一百多人的“秋奉”呢!

但看水員要在生產隊的幾條沖田裏巡邏,一條田埂一條田埂地檢查,如果發現哪塊田的水少了,不但要從其他田塊裏勻水,還要找出水面降低的原因,並加以解決。不然,放進的水又會很快流完。趁著這個檔口,我和小夥伴們,就會低著頭、貓著腰,從藕塘上面的菜園埂邊,悄悄地潛入荷塘去採藕。只要我們進入荷塘,潛入水中,藏在荷葉下,不弄出聲響,就算看水員來到荷塘邊,也絕對不會發現我們。

荷塘寬廣、水深,容易出事故。10歲以下的男孩,是不敢下水的。14、15歲的男孩子,也到了該掙工分的時候。所以,敢潛入荷塘的男孩子並不多,往往都是12、13歲的,倒也沒給荷塘的蓮藕收成造成多大的影響。我們生產隊幾代的男人們,小時候幾乎都偷偷潛入過荷塘,所以也對採藕的男孩子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些“適齡”的男孩子,也有一個約定俗成的規矩,每次下水,不管大小,每個人只能採一節蓮藕,夠炒一碟就行。但荷塘的水溫比其他池塘的水溫低,是夏天避暑的最佳地方,所以大多數時間,他們都在荷塘裏潛水、玩耍、躲貓貓,在這個天然氧吧裏盡享快樂。

10歲那年,我第一次下水,我們躲開看水人,潛入荷塘,那份既害怕又激動的心情,我至今都記得。因為害怕在塘埂上走來走去的看水人,除了躲在荷葉下面潛下去、冒出來以外,沒有從荷塘裏挖一節蓮藕上來。

幾十年過去了,荷塘還是那個荷塘,卻沒有孩童下水採藕了。每年荷花盛開的季節,荷塘邊遊人如織。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幾歲孩童。他們來這裏,不是為了避暑,也不是為了果腹,而是為了拍照。帶著手機、背著相機、提著三腳架,對著荷塘拍個不停。在我們當地的影友微信群裏,每天都有人曬荷花、荷塘的照片。人面荷花相映紅,別有一番閒情逸致。

“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這個荷塘已經成功完成了角色轉變,成為人們寄情山水,裝點生活的芬芳樂園◆

李成林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