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實習生

上午8時,掛針高峰時間到了。護士長安排護理實習生劉慧說:“去9號病室吧,那裏有8張病床。“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劉慧膽怯地點了點頭。雖然以前在學校訓練過扎針,可昨天在5號病室,劉慧最先給一個光頭青年扎針,由於緊張,忘了排空氣,針頭就扎進了血管。幸虧護士長眼疾手快拔出針頭,才避免了一起醫療事故。5號病室的病人都不滿地趕她:“滾!”

看劉慧有點緊張,護士長說:“別怕,慢慢來!”

9號病室。劉慧來到靠門的一位老伯床前,核對了病人姓名,準備扎針。她的手顫抖著給老伯左前臂繫好壓脈帶,進針,不一會進針處腫了一個包。顯然,針頭戳到血管外面了。

劉慧再次給老伯的右前臂捆好壓脈帶,用手輕柔地拍了拍,再扎,又扎出一個腫包來……

連扎5針都沒扎好,劉慧額頭沁出了汗滴。老伯疼得呲牙咧嘴,但臉上還掛著笑。

鄰床的女病人打趣說:“小姑娘你就饒了他吧。他的哮喘病本來不得死,給你扎幾天針,估計活不成了!”

病房裏哄堂大笑。劉慧羞愧得面紅耳赤。

終於扎針成功的老伯說:“你們還笑?知道小姑娘是誰嗎?”

眾人說:“不知道。”

老伯說:“她爸劉天磊你們總該知道吧?”

眾人驚道:“在縣城火車站,搶出落軌兒童,自己卻被碾死的那個……啊,烈士的後代?!來來來,給我先扎。我不怕疼!”

病人們紛紛伸出胳膊。劉慧眼含熱淚,連聲說:“謝謝!謝謝!”

嘿,怪了。劉慧扎針的手不再哆嗦。針頭也不再偏位了。另外的7針,居然都是“一針見血”!◆

汪斌斌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