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寫給庚子年的情人節

一座城池,該禁閉多久,才能守得雲開月明。
一條小路,該逶迤多久,才能通往春暖花開。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從到飛來橫禍到眾志成城,我們,究竟遭遇了什麼,還將迎來什麼?

你說,你是個勇士。這麼多年,你一直放逐你敏銳的目光,對抗著世俗的倫理道德。借墨,澆胸中塊壘;借筆,攬夢裡煙雲。

我說,我是個囚徒。這麼多年,我一直守著我靈魂的庭院,播種著理想的斜風細雨。有草,兀自綠著;有花,兀自開著。

是緣的安排,讓我正好需要,而你,正好來到。是神的牽引,讓我深陷絕望,而你,化身天使。

一個夢境,就這樣拉開了帷幕。

在你的眸子裡,我回到童年;在你的聲音裡,我聽到初戀;在你的  舉手投足裡,我嗅到似曾相識的氣息。恍然凝視中,我們彷彿已相識了千百年。

你採來唐詩裡的白露為我修籬種竹,我折來宋詞裡的柳枝為你揮手致意。猶抱琵琶,多少柔情半遮面。

是洶湧澎湃的擴散驚醒迷夢,是猝不及防的凋零升起離愁。當我們仰望愛的星辰時,才悵然發覺,隔著彼此的竟是天河。

悄悄扯上夜的帷幔,借助黑暗,請允許我選擇隱逸和退守。

親愛的,原諒我不等走進就遠離,簡單的幸福也需要人成全。請讓我在距離裡眺望,請讓我在距離裡祝福。

親愛的,原諒我不說再見就出征,生而為人誰都肩負使命,如果我一去不再回還,請為我善自珍重。

在內心一個個荒草茫茫的時刻,思念的馬蹄來了又去,寂寞的羊群散了還聚。惟有你的名字,是不滅的蠟燭。一半開著花朵,一半落成淚滴◆

熊薈蓉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