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小白

小鎮上的菜市場很少有人賣豆芽。生豆芽是技術活,費工費力,一招不慎,大缸的豆芽就壞掉了。只有冰雪聰明的小白姑娘,每天早晨亮著嗓子沿街叫賣:“賣豆芽!新鮮豆芽!泉水生的豆芽哩!”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小白是個獨女,與母親相依為命。她長相清秀,嘴巴也甜。

人們買豆芽時常常稱讚說:“小白,你的豆芽,涼拌,脆!爆炒,香!都下飯。”

小白很大方,她除了稱秤公平,時不時還送一把。大家都愛買她的豆芽吃。

可是某日,人們突然約好了似的不買豆芽菜了。什麼情況?

鄰居後生黃光,喜歡小白,請人提親。小白不喜歡遊手好閒的黃光。黃光就造謠:“小白的豆芽菜,是用了漂白劑、生根劑的。那些藥粉吃多了,得癌症!”

小白沒法,只好停止生豆芽。

沒有了豆芽生意,小白又開始摸索種蘑菇。很快,小白的蘑菇上市了,生意還很好。小白的聲音又環繞在小鎮周圍。

半個月後,人們又不買小白的蘑菇了。小白的母親去找黃光理論:“你憑什麼造謠,說我們家蘑菇是女人尿澆大的?”

黃光耍無賴:“你們家只有女人,難道還有男人尿澆菜嗎?”

小白勸回了母親:“算了吧。”母親不服氣:“那麼多生蘑菇的設備,就扔了?”

小白說:“繼續生蘑菇。我們賣到外地去。”小白又學會了種植香菇、草菇的絕技,生意做到了縣城、省城。

黃光還是到處污蔑小白,但已經沒有用了。

時間久了,黃光是什麼人,小白是什麼人,大家都清楚啦!

更何況,小白是小草時,還可能被黃光踐踏。現在,小白是大樹了,黃光只能仰視了◆

賀德文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