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少了一隻羊

養了一輩子羊,只要羊從身邊走過,老張閉著眼睛也知道是不是自己家的。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那天,老張去城裏參加婚宴,遇上了光屁股長大如今是李總和王總的黑蛋和狗娃。

兄弟仨推杯換盞。黑蛋和狗娃說:“小張子,你今兒咋沒把阿秀帶來?當年你摘了這朵村花,不知讓我倆有多嫉妒恨!”

老張看著黑蛋和狗娃身邊花枝招展的年輕媳婦,酸酸地說:“人老珠黃啦,帶不出手啦!”

“這些年你咋就一直窩在家裏養羊呢?”黑蛋和狗娃對老張深表同情。

老張喝醉了,高一腳低一腳回到家時,門上一把鎖,他就歪在門檻邊打起呼嚕來。

老張夢見老婆還是當年的俊模樣,故鄉的小溪、麥子、油菜花也還是那麼美……

“咩”一隻羊攪亂了老張的美夢。老張擼起旁邊的一根棍子就朝羊砸過去。

“幹嘛要打羊?灌迷糊了吧!”阿秀剛從地裏回來。

“你看看是誰家的羊丟了,快給人家送回去。”老張身子一軟,又靠在門檻上。

“不是咱家的羊嗎?”。

“自家的羊我還不認得!”老張嘟囔了一句,又打起鼾來。

不久,阿秀又帶著那隻羊回來了,喊醒老張:“你說咋辦?都說沒丟羊。”

“那就宰了吧!好歹也有幾斤肉,夠喝幾盅了!”老張一骨碌爬起來,就去找刀。

那羊卻咩咩地叫起來。老張一愣,對阿秀說:“你去院子裏數數咱家的羊……”

過了一會兒,阿秀跑來說:“少了一隻!”

老張突然抱著那隻羊哭了起來:“我老糊塗了,就知道羡慕人家有的,連自己有的都心裏沒底了……”

“服老就行!”阿秀笑了,給老張做了一碗疙瘩湯,特地臥了一隻荷包蛋◆

孫作蘭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