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微小說 :閨蜜

芹暗自神傷,反覆歎息:“唉,早知如此,我就不該做她的閨蜜啊!”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她叫玲,漂亮得人見人愛。玲起始跟芹做閨蜜,還擔心自掉身價呢。哪料想,芹那不耐看的五官面相以及不相稱的身材,反倒更加襯托出玲的美麗、苗條、性感、可愛。

“芹,有人請吃,你跟我一塊去吧。”

芹搖晃著大腦袋,用滕格爾般的喉嗓回答玲:“我就不去了。”

“那咋行?”玲拉起芹,“走吧,誰讓我們是閨蜜呢!”

玲與芹是同一天進的公司上班,都是普通員工,一樣的工薪,因為是老鄉結為閨蜜。可不出半年,玲被提拔當了部門  負責人,其工薪翻了倍。芹呢,原地踏步。更讓芹嫉妒恨的是,玲的身邊總是圍著大堆男人供她使喚,可芹沒得一個男人親近她。

芹在上班時,突然接到家中一個電話,不禁眼淚汪汪抽泣起來。碰巧部門負責人的玲來此查崗,見狀便問芹:“你咋啦?”芹告訴玲:“我媽患了癌症,急需我匯錢回去給媽治病。”芹眼巴巴地看著玲,拉把玲走出辦公室,在走廊的盡頭跟玲說,“你錢多,借給我一萬元(人民幣)好不好?”玲擺擺手:“不不不,錢多有多的用處。”芹狠瞪了玲一眼,轉身跑進衛生間,痛哭一場。

一個不陽不雨的陰天中午,玲的男友西裝革履地來到玲的住處,還沒聊上幾句,便驚訝地從玲的床底下拎出兩隻避孕套來,往玲的跟前一扔,怒吼:“好啊玲,還沒結婚,就給我戴綠帽子了!”玲見狀大吃一驚,辯說:“我沒有!”“那這兩隻髒避孕套是咋回事?啊,你倒是說呀?”“我沒有!”“你用這3個字解釋得清楚嗎,啊?”玲哭了。男友更是咄咄逼人:“心虛了是吧,臭婊子!”罵完摔門而出。

玲受的委屈只能找閨蜜芹訴說。芹問:“你還在乎這個男友不?”玲回言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明知故問。我在不在乎他,你應該看得出來。他是公司的副總,年輕有為,既然看上了我,是我的榮幸。別說這些了,你快給我出主意,怎麼讓他回到我身邊。”芹猶豫著,在玲多次催促下,才說:“我就幫你勸勸吧。”“你可要用心嘍,只要他回到我身邊,我往後就什麼事都聽你的。”

芹找上玲的男友,讓其看了一段手機視頻,且說:“我是想用這個辦法,考驗你對玲的感情。”“老妹,你這樣也太惡作劇了吧?是不是玲要你這樣做的?”“不不不,玲根本就不知道。”“那我現在就去找玲,告訴她事情的真相。”芹對玲的男友講:“你去找玲是對的,但千萬不能說出事情的真相,因為我瞞著她的,讓她知道是我這麼幹的,那我跟她就做不成閨蜜了。我倆做不成閨蜜的話,我可把醜話講在先,那你倆也就做不成戀人了。我話說到這裏,你就掂量著辦吧。”

玲的男友與玲和好如初。玲說:“你弄清楚了?”男友回言道:“弄不弄清楚,其實不重要。但我相信你!”玲感動得主動撲進男友的懷抱,喜極而泣。

芹去找上玲,玲一把抱住芹:“好閨蜜,你用什麼法子把我男友勸回頭的?”芹“咯咯” 笑著,回玲的話說:“你總不會把我想歪了吧?”“哪能嗎?閨蜜!”

芹與玲聊了一陣子,突然說:“走啦,我還得去借錢匯回去給我娘治病呢。”說完抬腳就走。

“站住。”玲叫住走到院門口的芹,“你給我回來。錢,我借給你。”

芹得到了想要的結果,滿臉陽光地車轉身子往回走,可還未走近玲的跟前,她心下又盤算開了……◆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