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手機惹的禍

年廿八,麗兒收到文宏一則短信,一看短信內容,又羞又怒,心中決定和文宏斷絕關係。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麗兒的家庭屬於保守、禮俗之家,父母均是大學教授,而麗兒本身也是大學程度的佳麗,麗兒一家人可算是書香世代族裔。她和文宏已是2年戀人,文宏也是個知書達禮的男人,而且是位擁有碩士證書的才子。然而!今天麗兒讀著文宏的短信即怒不可遏,並立即封鎖了文宏的電話。文宏聯繫不上麗兒心中總認為可能年底她忙,心想沒關係,待到除夕才給麗兒一個驚喜。

然而最終文宏還是抱著一日不見如秋的心態,他沒法安靜下來,他即刻急不及待想在年廿九去找麗兒。來到麗兒家看到人人在忙得不可開交,但是他覺得有點不對勁。平時他來到時必會有人出來打招呼,尤其麗兒的弟弟必僧跑出對他問長問短,但今天好似沒人理睬的,文宏心想大家都在忙吧?

文宏放好車子後就急急走入屋內找麗兒,他腳剛踏進門檻就被一個熟悉聲音喊住:“站住,你還敢來…”他轉身看到麗兒的母親正怒目瞪著,他禮貌地走過去欲叫聲伯母,但他還不及開口就被麗兒的母親怒罵叫他從今以後不要再來找麗兒,不然會以掃帚迎接。麗兒的母親邊說邊用掃帚掃他叫他滾。突如其來的變化令他一頭霧水,不知所措。他只好央求麗兒的母親讓他見一見麗兒,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麗兒的母親不准,他只好泱泱離去。他思來思去,覺得須找麗兒的父親瞭解情況究竟他做錯了什麼?

他找到了麗兒的父親,但麗兒的父親對他也不友善,麗兒的父親對他說:“我們是一個思想迂腐,禮俗嚴苛的家庭,而且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士,我們是沒法接受老兄那種放浪不羈,有缺道德的人。我們不歡迎你,好自為之。”麗兒的父親的一番話更令他驚慌失措,更令他懵懂,他自說務必見麗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而出現這種情況?

文宏在各夜市挨了近幾小時辛苦尋找麗兒,終於在賣年花市找到了麗兒,但麗兒一見到他就指他大罵,說他是一個偽君子,任文宏怎麼說麗兒都不聽,最後沒辦法,他下跪央求給知道究竟他犯錯了什麼令麗兒一家人這樣對待他?他在路上下跪的動作令麗兒好靦腆和尷尬,為了保持本身形象只好叫文宏站起來到咖啡屋說清楚。

在咖啡屋裡,麗兒打開文宏寄給她的簡訊讓文宏看並說:“你看你寄給我什麼?我是那麼隨便麼?”文宏接過一看大驚,簡訊寫著《親愛的!除夕…我…要…妳…做愛…》。文宏大喊冤枉說他不是這樣寫,文宏急忙取出手機打開日前寄給麗兒的簡訊讓她看,麗兒瞄一下,然後沉思幾秒再重新接過文宏的手機閱讀,上面寫著《親愛的!除夕我要做一道妳愛吃的菜》,麗兒查看了寄去的日期後就還給文宏,接著說告別回家。
 
文宏急起來拉住麗兒說這是手機的錯不是他錯,麗兒說是手機錯文宏沒錯,文宏頭上又冒汗即說:“不!不!都是我錯,麗兒,我不能沒有妳啊!我只愛妳一人,沒有妳我怎麼辦?”麗兒掩嘴偷笑,然後說:“沒有我你活不了吧!”文宏急說:“真的活不成的。”麗兒睜大眼望文宏說:“那現在我叫你去死,你去麼?”文宏站起來大聲說:“無論妳要我怎樣死我就怎樣死…..” 麗兒慌起來趕緊拉文宏坐下,細聲說:“你發什神經?”接著板起臉說:“現在陪我去選梅花,去不去?”文宏欣喜若狂握緊麗兒的手並壓低聲腔說:“去!哪裡都陪妳去,即使是天涯海角。”麗兒稍稍罵文宏神經病。文宏牽著麗兒的手走入年花市場中◆

嵐月風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