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泡麵配辣醬

我上了火車,找到座位坐下。對面的中年婦女看了看我,拘謹地笑了笑,把本來放在桌子上的紅布兜,轉移到自己座位的內側。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火車哐噹哐噹向前行駛,我發現中年婦女的手幾乎沒離開過紅布兜,鼻翼不經意間還煽動兩下。我猜想布兜裏一定裝著金貴東西。

午飯時,我掏出牛奶和麵包。她從一個帆布袋子裏拿出泡麵,用熱水泡上,又拿出辣醬。

“嚐嚐,俺自己做的辣醬。”她熱心地說。

“謝謝,我不吃。”

泡麵配辣醬,辣得她齜牙咧嘴,眼淚都流了出來。

晚飯時,她又是泡麵配辣醬,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看著她吃得津津有味,我也忍不住買了一桶。我告訴她:“小時候,我最愛吃泡麵。”

她笑吟吟地說:“俺兒子也喜歡吃泡麵,他暑假在學校為考研做準備,不回家,俺這是去看他。”說到這裏,她下意識地瞅了瞅紅布兜。

“裏面裝的是泡麵?”我指著紅布兜,有些開玩笑地問。

“那倒不是。”她的臉刷地紅了,像紅布兜一樣紅。

臨到晚上休息時,她看了看紅布兜,似乎還有些不放心,竟一把摟在了胸前。

“裏邊裝著金子呀,這麼小心謹慎!”我忍不住好奇地問。

她壓低嗓子反問我:“你沒有聞到什麼吧?”

“沒聞到呀。”

“那就好,那就好。”她像吃了定心丸兒,一會兒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她到達了目的地,將離開時,拍拍紅布兜,不好意思地對我說:“兒子最愛吃我做的臭豆腐,密封不太好,怕你聞到那味道,吃泡麵和辣醬想把那味壓住,其實俺不愛吃泡麵,更不能吃辣的。”◆

魏 霞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