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福相

爹27歲去世,娘把咱兄妹4人撫養長大,吃盡了苦頭。娘讓哥哥妹妹早早地參加生產勞動,掙工分,卻硬要我讀書,她說:“小剛方面大耳,是福相,將來要吃讀書的飯。”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果然考上了師範大學,端上了中學老師的“鐵飯碗”。

結婚3年後,兒子才兩歲,媳婦玉蘭卻下崗了。我讓她在家好好帶孩子,她卻偏偏要去做生意,做啥虧啥,導致我的一點點工資總是入不敷出。這敗家婆娘!我想離婚算了。

娘聽說我的打算後,專程趕到縣城,對我說:“千萬別離婚!玉蘭頂平額寬,是福相,以後要發財的。娘當初咬定你要吃讀書的飯,你還不信娘的眼光!”

我不敢不信,只好對玉蘭忍氣吞聲。

這天,妻子突發奇想,要開什麼母嬰店,專賣孕婦小孩用品。誰也不看好這種單一的生意。開店需要底墊資金。她叫我去貸款。我不冷不熱地說:“店是你要開的,錢你自己去籌!”

妻子就去了鄉下,不知道灌了什麼迷魂湯,娘竟然幫她東挪西借,湊齊了1萬元(人民幣,如下同)“鉅款”,再加上哥哥妹妹入股,2萬元啟動資金到位。我嚇得冷汗直冒。我那時年薪不過900元,這要是虧了……

我趕到鄉下去勸阻娘:“娘啊,你這個敗家婆娘是要反天呢!”

娘卻堅定地說:“玉蘭頂平額寬,是福相,以後要發財的……”

十年後,玉蘭在縣城開了3家分店,還扶持我哥我妹各開了一家“母嬰店”。

我問娘:“您真會看相!一說就靈!”

娘的臉笑成一朵菊花:“娘不說你是福相,你哥你妹會說娘偏心。娘不說玉蘭是福相,你們離了,小寶咋辦?”◆

賀德文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