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與荷相約

炎炎夏日,走近荷塘,一縷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荷葉大大小小,挨挨擠擠的,像一把把綠色的小傘,覆蓋住整個荷塘。青蛙爬上去,把它當作放歌台。魚兒游過來,把它當作避風港。蜻蜓飛來飛去,與剛出水的荷花上嬉戲。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一幅多麼美麗的荷塘畫卷啊!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一朵朵亭亭玉立的荷花好似剛出浴的少女,嬌豔含羞,從綠傘中探出粉紅色的面頰,是那樣的清純,那樣的雅潔。

在驕陽輝映下,荷花顯得格外的絢麗。這些荷花的形態各異,有的捏著粉拳,猶抱琵琶半遮面。有的笑口大開,露出嫩黃色的花蕊。有的已結成蓮蓬,昂首挺胸在一池碧波之中,別有一番韻味。

一陣風過,荷花隨風起舞,幽香沁人心脾。“玲瓏剔透白玉妝,星羅棋佈綻荷塘。嬌豔粉嫩翩翩舞,恰似西子縷縷香。”我一時興起,賦詩一首《荷香滿塘》。

荷塘疏影,是歷代文人墨客吟詠不衰的題材。晚唐詩人李商隱一句“唯有綠荷紅菡萏,卷舒開合任天真”,把荷的高雅脫俗,不媚於世的形象,躍然紙上。周敦頤更是用“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寫出了荷花的高潔傲岸,不染纖塵的君子風範。

出自泥淖,獨善其身。清水洗過,而不妖媚。不管風吹雨打,也要高擎理想的火炬。這不正是我們這個時代所弘揚的追夢者本色嗎?

荷花全身都是寶。荷葉有清熱解毒、升陽止血;蓮子能健脾益腎、養心安神。就連荷香,也有祛暑利濕的功效。

沈複在《浮生六記》記述其妻芸娘製作蓮花茶的細節:“夏月荷花初開時,晚含而曉放。芸用小紗囊撮茶葉少許,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韻尤絕。”讀此文字,彷彿嗅到了芸娘纖纖玉手中那盞青花瓷裏嫋嫋飄來的清香……

荷,以明眸皓齒驚豔了時光,又以一脈清香滋養了歲月。在燥熱的七月,與荷花相約,就是與清涼執手,與淨潔交談,與清風明月共繾綣◆


羅鳳霜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