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璀璨

維克多‧武:光榮與戰敗 光 德

儘管《碧眼》的票房收益達到1720億元,並且獲得外界的好評,但在今年越南電影協會的風箏獎頒獎禮上幾乎空手而歸。該部電影只獲得一個電影體裁的最佳音響獎。

導演維克多‧武(左一)與眾演員出席電影宣傳活動。

導演維克多‧武(左一)與眾演員出席電影宣傳活動。

維克多‧武(Victor Vũ)又一次站在成功與失敗之間,要面對一部分專業人士對質量看法的爭議與公眾的效應。

首位被除名出風箏獎的導演
2009年,《異鄉的愛情》是維克多‧武參加越南電影協會的風箏獎的首部電影。當年3月初在越蘇友誼文化宮的頒獎禮上,這部電影榮獲3個獎項包括:鼓勵獎、最佳女配角獎與觀眾評選的電影獎。

一年後,他以電影《命運的交道》繼續參賽。然而,該影片卻被指抄襲好萊塢電影《愛人別出聲》(Shattered)。隨後,電影局與電影協會已進行審定,並認為維克多‧武的作品與1991年電影《愛人別出聲》有很多相同點。因此,風箏獎組委會決定把《命運的交道》從參賽名單中除名。維克多‧武成為首位被審定出局的導演,而《命運的交道》也成了首部被強制退出這個獎項的電影。

在2010年風箏獎中,維克多‧武還有一部參賽電影是《新娘大戰》。但是,這部電影也被指與電視劇《我發誓我是說真的》劇本有幾分相同。最後,這部電影也跟《碧眼》一樣僅獲得唯一一個次要獎項:最佳音響獎。

到了2012年風箏獎,維克多‧武的《英雄天命》幾乎包攬電影體裁的所有重要獎項包括:最佳電影獎、最佳導演獎、最佳男主角獎、最佳音響獎和最佳攝影獎。他執導的另一作品《醜聞》也於同年獲獎。

繼《英雄天命》與《醜聞:紅地毯秘密》成功之後,維克多‧武再接再厲,繼續執導一系列電影如:《連環命令》、《新娘大戰2》、《血之心》、《醜聞2:輝煌重來》。他幾乎每年都有電影上映,甚至一年介紹幾部。然而,上述電影卻與風箏獎無緣。

與電影協會獎項無緣?
2015年,維克多‧武憑藉電影《綠地黃花》再次參加風箏獎。這也是其事業中最突出的電影之一。該作品改編自作家阮日映的小說,曾被視為金風箏獎最佳電影項目的大熱之一。但最後結果,電影協會卻公佈達斯汀‧阮的《中獎》獲獎,而《綠地黃花》只獲得銀風箏獎項。

上述結果對維克多‧武的《綠地黃花》而言是十分可惜,甚至有意見認為他與電影協會的獎項實在無緣,尤其是該作品在電影節獲得金蓮花獎,與此同時也在各個國際電影節上奪得不少獎項,如:在中國舉辦的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奪得最佳電影獎、在加拿大多倫多舉辦的少兒國際電影節奪得年輕評審委員會的最佳電影獎,但在越南電影行業協會的風箏獎上卻無法獲得最高殊榮。

維克多‧武曾休息了一年,然後在2017年推出電影《雷豹》以繼續加入票房競爭。一年後,他再次角逐風箏獎,這次是以《不死人》電影參賽,但最後空手而歸。《不死人》除了在女配角項目獲得提名以外,就沒有得到任何獎項。

“只要對電影看法沒有改變”
維克多‧武在從事該行業20年後已奠定了自己的品牌。有些觀眾購票看電影並不完全是為了支持電影裡的明星,而是針對導演維克多‧武。

不僅是有粉絲的一名導演,維克多‧武還攝製過許多體裁的電影,並為建造一個現代化、接近國際的電影市場作出了不少努力和貢獻。然而,他同時也面臨不少爭議,曾屢次得到稱贊但也被嫌棄。在獲得認可之前,他也曾被嚴重指責抄襲別人作品。

當被問及:“你曾經歷過不少高低起伏,有吹捧、稱讚也有爭議、批評。回顧所走過的路,你如何評價自己?” 維克多‧武表示:“每次到片場時,我十分興奮,猶如變成一個小孩子一樣。這個心態到現在也沒有改變。對於一切爭議,我已經司空見慣了。從事這個行業就要接受被他人吹毛求疵,或是各種不同的意見,只要自己對待電影的看法沒有改變就行了。”◆

光 德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