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咩帶”咩起了骨肉親情!

一條小小的背帶(“咩帶”,“咩”在粵語中是“背”的意思),見證了多少輩人的成長,又見證了多少社會的變遷呢!

黃達銘與朱瑞環老夫婦把其父母親70多年前從中國老家背著弟妹來越南的 咩帶贈予作者。

黃達銘與朱瑞環老夫婦把其父母親70多年前從中國老家背著弟妹來越南的 咩帶贈予作者。

今年9月6日,筆者得到家住本市第十一郡二月三日街1150/29號的黃達銘老先生相贈其父母於70多年前用於背著兩個弟妹來到西貢的兩條咩帶和一套大襟衫。黃老以實際行動支持筆者正在醞釀的“成立華人文化陳列室”計劃。拿著兩條咩帶,聽著老人家和其老伴朱瑞環老大娘講述他們家庭與老堤岸的故事,感動之餘,也勾起了許多兒時與咩帶的回憶。

古時候咩帶在華人家庭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它陪伴著每一個嬰兒從呱呱墜地到進入幼兒園的成長期。古時候的華人沒有生育計劃觀念,兒女成群,所以咩帶在華人家庭中很常見。也因為當年子女多,母親為了兼顧家務或照顧其他幼小的孩子,故背上總是用咩帶背著一個寶寶。記得小時候在第十一郡羅笑街的華人勞動社區裡,我看到許多母親都背著孩子在家門前洗衣服或在廚房燒飯,而孩子在咩帶和母親的體暖中酣然入睡。
 
那個年代,因為子女眾多,母親成了專職“奶媽”,半輩子要呆在家中生兒育女,而且還要做好家務或打工幫補家計,甚至要侍候家婆,因而偶爾會從鄰居的廚房裡傳來這樣憐憫的粵語歌仔:“雞公仔,尾彎彎,做人新抱(媳婦)甚艱難!早早起身都話晏(晚),眼淚唔乾入下間(廚房),下間有個冬瓜仔,問安人(婆婆)老爺煮定蒸;安人又話煮,老爺又話蒸,蒸蒸煮煮唔中安人老爺意,大摣拉鹽又話淡,手甲挑鹽又話鹹,三朝打爛三條夾木棍,四朝跪爛四條裙!咁好花裙俾你跪爛,咁好石頭俾你跪崩!橫又難,直又難……”我小時候,家裡生活也很困難,母親不單要做家務,還要做些小買賣攢錢幫補家用。
 
因為要騰出雙手來工作,所以每到我哭鬧的時候,母親就會用咩帶把我背在背上,一邊輕輕哄著我,一邊繼續工作,我很是氣惱她不陪我玩,使勁地哭,哭著哭著就睡著了,畢竟母親的背真的很溫暖,很有安全感。

咩帶還成為華人逃難時保護好小孩的裝備,正如現年91歲的黃達銘老先生所說,當年在唐山(華人稱中國故鄉為“唐山”)為了逃離日本侵華戰爭,他父母用咩帶背著他的兩個弟妹長途跋涉來到了西貢。後來他結婚生小孩,那兩條咩帶被其妻子繼續用來背孩子。這兩條咩帶把他們的7個子女背大,所以黃老的一個女兒打趣地說:“我們兄弟姐妹的嬰幼兒時期,大概都是在媽媽的背上渡過的!”依稀還記得我7、8歲那年的一個晚上,在我們家附近發生大火,於是大家都收拾好重要的物品逃離火場。當時我的堂弟還在熟睡中,祖母拿出了一條咩帶把睡夢中的他背了起來,雙手則拿著重要的物品拖著我們逃走。

傳統的咩帶的設計是一條四方型的布塊,連著四條長長的布帶,這樣可以方便母親把孩子背在背上,帶著孩子四處去,還可以騰出雙手來做其他事情,孩子哭了、餓了,或是便便了,母親也可以第一時間感受得到,並及時照顧到嬰兒。而孩子在母親的背上,既能感受到與母親身體相連的感覺,聞到母親身上熟悉的氣息,又能跟著母親四處去。對照顧孩子而言,咩帶真是一個很好的工具。

傳統的咩帶在四方形的布塊部分還繡著母親對孩子的祝願,黃達銘老先生相贈的咩帶,一條繡著“出入平安”四個字;另一條則較為講究,除了繡有“長命富貴”、“百子千孫”字樣外,還有28星宿的名字:角、亢、氐、房、心、尾、箕、鬥、牛、女、虛、危、室、壁、奎、婁、胃、昴、畢、觜、參、井、鬼、柳、星、張、翼、軫。此外,還有手工相當精緻的各種花朵刺繡。值得一提的是,黃老相贈的咩帶全手工縫製和刺繡,是偉大的母親用自己的心血把對孩子的祝福一針一線的繡上去。一條咩帶,背大了老大背老二,再背大老三老四……母愛真的很偉大啊!

咩帶在華人歷史中源遠流長,但似乎是廣東人使用較多。在中國廣東花縣(今為廣州花都)還有著這樣的一個傳說;太平天國革命領導洪秀全在當地出生後,他的父親洪鏡揚照例去燒香拜天地。正當跪拜的時候,只見天上飄來一朵白雲,雲上站著一位神仙。這位神仙把一條咩帶拋給洪鏡揚,說用這條咩帶背孩子,可免除病痛。以後洪秀全母親就用這條咩帶背洪秀全長大,果然沒有病痛。

有一次鄰屋有個窮人的孩子病了,這窮人便向洪秀全的父親借錢買藥醫小孩。這人去了買藥,洪鏡揚想起了自己家中的咩帶,於是叫妻子去了這人的家中,用這咩帶背病孩。洪鏡揚妻子到了這人家中時,病孩還在發高燒,把孩子接過來用咩帶把他背上後,病孩馬上就退燒,也不哭了。等到孩子父親買藥回來,孩子的病已經好了,已會在地上玩。這件事傳了出去,以後官祿    村,誰家的孩子有病,就找洪鏡揚的妻子拿咩帶去背小孩,也果然背後病除,十分靈驗。大家都說洪秀全的這條背帶是“神咩帶”。就是這麼一條神奇的咩帶,家家傳,代代傳,保佑孩子健康,茁壯成長!

隨著人們生活的改善,現在的人們多是只生一或兩個小孩,於是咩帶的功用就悄然發生了變化,款式豐富多彩,質料多樣化,嬰兒的位置也從母親的背上移到了胸前,這樣母親就能和嬰兒面對面地相處,聽著母親熟悉的心跳聲,看到母親的笑面,而母親也能在第一時間裡觀察到嬰兒的喜、怒、哀、樂等情緒變化,能更好地促進親子關係。
 
也因為這樣,傳統的咩帶已經退出歷史舞台,成為一代人的記憶,新生代也不知道咩帶到底是什麼樣子。筆者於此衷心感謝黃達銘老先生與其妻子朱瑞環老大娘對本人欲成立“華人文化陳列室”想法的大力支持,把陪伴他們家族三代人和跨越中越兩國的情結贈送給了我。希望老人家的熱心能成就我的夢想,讓我們的文化照亮子孫後代,把背起骨肉親情的咩帶故事世代相傳!◆

麒 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