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越南正義事業之勝利

41年前,1979年2月17日,中國軍隊向北部邊境全線開火,從萊州風土一直到廣寧芒街,全長1400多公里。越南人民,首先是北部邊境6省的軍民已英勇奮戰捍衛祖國的每一寸土,並且取得了不少勝利。至1979 年3月18日,中國軍隊基本上撤出了越南北部邊境。這是越南人民捍衛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的正義事業之勝利。

人民在渭川國家陵園上香,銘記烈士英雄。

人民在渭川國家陵園上香,銘記烈士英雄。

繼續寫下輝煌史
越南軍事歷史院前副院長陳玉龍大校、博士、副教授表示,在越南人民的記憶中,也許沒有人會忘記1979年2月17日。那天,當時的中國政府已調動60萬軍隊,以及2558陸地火砲、550輛坦克、676架各種飛機、兩個高射砲師等等,左右夾攻,突然對越南北部邊境全線開火。經過10餘天實施“速戰速佔領目標”的意圖,中國軍隊依仗人多勢眾、武器現代先進的優勢,已從多個方向進入越南內陸,有的深入幾十公里。
 
然而,由於越南軍民頑強抵抗,中國軍隊遭受沉重損失以及國內外輿論激烈反對的壓力。為了避免陷入戰爭的窘境,1979年3月5日,中國政府被迫宣佈退出越南領土。至1979年3月18日,中國軍隊已基本按計劃撤退。即使如此,北部邊境的和平仍未恢復,特別是在河江省渭川陣線。

越南社會科學院前院長阮光舜博士、教授指出,越中兩國山水相連,友誼源遠流長。發揚團結精神,在越南抗法、美兩次戰爭中,中國政府和人民已在多方面給予輔助,為幫助越南人民完成民族解放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越南黨、國家和人民永遠記住這一寶貴的幫助。但從1979年2月至1989年9月的北部邊境捍衛戰是所有越南人民都忘不了的事件。阮光舜教授、博士重申:“憑藉這次勝利,越南軍民已繼續寫下民族輝煌的抵抗外侵,捍衛祖國邊界、和平、民族獨立的英勇歷史”。

越南歷史科學會主席陳德強博士、副教授認為,中國對越南的侵略最初使越南陷入了兩面受敵的形勢,而且必須度過非常困難的挑戰,因為受到美國和西方國家的禁運,可以喻為“千鈞一髮”,尤其是國家才剛在1945 - 1946年獲得獨立。中國軍隊對越南的侵略也讓全球震驚。中國已將越南從“冷戰”中的盟友關係轉為敵人。沒有人會想到剛經歷了30年戰爭,還要重建祖國的國家卻去挑釁,侵略另一個國家,甚至在過去的兩次抗戰中曾是同盟的國家。
 
至今,仍有一些中國人依然表示他們對越南的戰爭只是一場“自衛反擊”,但沒人相信!正因如此,中國當時對越南的侵略戰爭遭到了世界人民的反對。以“不得打擊越南”為口號的多個抗議活動以及研討會已獲舉行,旨在反對中國的侵略行為,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從越南領土撤退。今天,我們回顧,進一步確定越南軍民為捍衛北部邊境戰爭的歷史問題,不是為了加深仇恨,而是要重申不可否認的歷史真相;同時透過祖國從1979年2月17日開始,一直持續到1989年底的捍衛北部邊境鬥爭中,肯定了越南的正義事業。

歷史中重要的事件
河內國立大學的武明江教授、科學博士認為,如果撇開“敏感”性質,客觀地審視1979年北部邊境戰爭的性質,那與越南曾抵抗以捍衛數千年歷史的獨立和領土完整的外國侵略戰爭沒有什麼不同。甚至就軍隊人數和戰場範圍而言,這場戰還遠遠超出了先前的侵略戰爭。儘管1979年北部邊境戰爭的時間不長,但這是我國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事件,提醒越南人民無時無刻都要保持警惕。

無論在任何角度,1979年中國60萬軍隊的攻擊已給越南造成沉重損失,而且很顯然是帶有侵略的性質。從這個意義上講,這是一個重要的歷史事件,需要在民族史書、教科書和其他歷史教育方式中佔有重要位置。武明江教授、科學博士分析:“撇掉過去”並不意味著不(或尚未)談論過去,而是重新、科學地定義事件,而不是挖掘、誇大其詞、利用歷史為某種動機服務。完全不提到歷史(無論事件是怎樣)都意味著隱藏歷史。這不能也不應該的。客觀地說,1979年北部邊境戰爭科學是擊退歪曲的指控及利用歷史來挑釁的最佳方法,同時也是教育年輕一輩關於愛國和民族對抗外侵傳統◆

陳 留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