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防打毒品工作遇阻

為了監察本市2016年至2019年階段《防打毒品法》落實情況,本市國會代表團最近與市人委會和各廳、部門舉行工作會議。

本市公安力量早前破獲一起特大販毒案,繳獲50塊海洛因磚、35公斤冰毒及其他顆粒毒品。

本市公安力量早前破獲一起特大販毒案,繳獲50塊海洛因磚、35公斤冰毒及其他顆粒毒品。

按所接到的反映,毒品罪犯日益複雜難測並發生很多現行規定趕不上的新情況。

毒品買賣猖狂
市公安廳副廳長丁清閒大校告知,毒品前體、成癮性藥物和精神活性藥物非法販賣、運輸活動複雜多變,毒品前體進出口與生產、經營管理與監察工作仍存在許多不足之處和漏洞。丁清閒大校說,毒品罪犯的數量和類型都有增加趨勢。吸毒者以綜合毒品取代傳統毒品,其年齡也日趨年輕化。毒品供求都很大。

市海關局代表在會上告知,毒品前體管理工作遇上很多困難。海關機關只管理毒品前體進口許可證,但不知道毒品前體在進口後如何使用,剩餘的毒品前體是否按規定處理,只負責統計進口單位、進口數量的資訊。與此同時,本市的為防打毒品工作服務的技術裝設備是從2008年提供的,不再符合實際情況。

法規未一致
丁清閒大校告知,對癮君子、吸毒者處理工作遇上困難,因為致癮情況確定規定和治療方案等缺乏具體。另外,還存在《防打毒品法》的規定與其他法律規定之間交叉重疊,在家庭、社群戒毒方案尚有限。

清閒大校告知,有一些癮君子同時使用多種毒品,但無法確定致癮情況,因為這些人使用的毒品不屬於天然鴉片(opiates) 和安非他命(ATS)組。要確定致癮情況,吸毒者必須在醫療單位接受監察48小時(對於opiates組)或72小時(對於ATS組)。然而,現在未有任何允許在這段時間內拘留吸毒者的規定。

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副廳長黃清潔直言:“怎樣扣留這些人?依什麼法條?醫療站並沒有扣留權限。另外,按規定流程,在地方將卷宗提交法院及法院宣判將癮君子送進戒毒單位後,癮君子有3天的上訴時間。但因無人監察,因此癮君子趁這段時間逃之夭夭。”黃清潔副廳長指出,已戒毒者管理工作存在的另一不足之處是坊、鄉沒有管理這些對象。癮君子只要完成戒毒,就不再受任何管理。地方儘管收到癮君子已完成戒毒的證書,但人就不見蹤影。

丁清閒大校也提出,滿12歲至18歲以下的癮君子若已在家庭、社群戒毒,或已多次接受教育,但仍吸毒,或沒有固定的居住地,將獲送進強制性戒毒單位。然而,《行政違規處理法》卻沒有規定對滿12歲至18歲以下的癮君子採取強制戒毒措施。因此,與會代表一致建議國會修訂、補充《防打毒品法》和《行政違規處理法》;建議政府指導有關部委加入新的毒品,加入氯胺酮(Ketamine)、可卡因(cocain)、大麻等的各種毒品診斷標準和治療方案等◆
 
癮君子增加
從2016年至2019年,本市管理的癮君子數量年均增5.7%,其中多人上癮新毒品,給管理與處理工作帶來困難。目前,地方政府管理的在家庭、社群戒毒者人數為865人。截至報告時段,本市各地已有1萬零983名已戒毒者重新融入社群。

阮 新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