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法律

以簡化手續處理新冠疫情違法行為

以簡化手續對與新冠肺炎疫情有關犯罪者起訴、追訴、審判是正確和合適的做法。

廣寧省仙安縣人民法院對陶春英被告審判。

廣寧省仙安縣人民法院對陶春英被告審判。

在新冠肺炎疫情捲土重來的背景下,與疫情有關的犯罪行為也隨之出現。訴訟機關按《刑事訴訟法》第456條採取簡化手續對這些事件處理以及時起到警誡及預防作用是非常必要的。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於3月30日簽署指引對有關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罪犯審判的公文,要求法院與同一級調查機關和檢察院配合對具備簡化手續採取條件的事件採取簡化手續。

起訴4天後作出審判
對於不滿足採取簡化手續條件的事件,則在《刑事訴訟法》規定的期限一半時間內進行審判。 然後,法院按上述指引與其他各訴訟機關配合快速對案件進行審判。

廣寧省仙安縣人民法院於4月10日開庭對有關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首起案件審判。結果,法院對犯下“抗拒執行公務者”罪的陶春英判處9個月有期徒刑。

此前,仙安縣東海-東伍跨鄉防疫站於4月4日下午發現陶春英沒有戴口罩,所以提醒及要求遵守規定。但此人不僅不執行,還觸犯及使用頭盔毆打監控站幹部,隨後回家。

翌日,陶春英到仙安縣公安投案自首。於4月6日,仙安縣人民檢察院對其作出嫌犯起訴《決定》和扣押令。在事發6天後,法院開庭對陶春英進行初審。

太平省也發生類似事件。具體是,興河縣人民法院於4月14日開初審庭對涉及“抗拒執行公務者”行為的陳文孟判處9個月有期徒刑。

根據起訴書,於4月8日下午5時半左右在興河縣統一鄉防疫站,值勤幹部發現沒有戴安全帽,也沒有戴口罩的陳文孟駕駛摩托車過站。防疫站成員要求陳文孟停車,向其解釋須戴口罩、測量體溫及健康申報的規定。但他不僅不遵守,還謾罵、冒犯及抗拒執行公務者,打傷監控站成員。興河縣公安科調查警察機關於4月9日對其作出刑事案起訴、嫌犯起訴及扣押《決定》,隨後同一級人民檢察院發佈起訴書,轉交法院審判。

提高審判官的角色
市經濟與法律大學講師武明信碩士表示,如果滿足如下的4個條件,就可按《刑事訴訟法》第456條規定的簡化手續適用於調查、追訴及初審工作:犯罪者被當場逮捕,或投案自首;犯罪情節簡單,證據明確;所犯的罪行不太嚴重(刑罰為3年有期徒刑以下);犯罪者有住所和明確的履歷。

在復審過程中,若滿足以下各條件之一,就可採取簡化手續。第一,案件在初審階段已採取簡化手續,被告只上訴建議減輕量刑或獲享緩刑(沒有上訴喊冤)。第二,案件在初審階段未採取簡化手續,但滿足採取簡化手續條件,被告只上訴建議減輕量刑,或建議獲享緩刑。

吳明信碩士說:“嫌犯、被告若認為自己的合法權利被侵犯,可以對按《刑事訴訟法》第457條第5款採取簡化手續的《決定》提出上訴。”

市律師團阮文鴻律師表示,當全國都在竭盡全力抗疫之際,犯罪行為應該被及時發現及懲處。這位律師說:“在發現與新冠肺炎疫情有關的犯罪行為時,採取簡化手續來審判以起到警誡的作用是正確和必要的。透過近期審判的各起案件可以看到,有足夠的條件以採取這一手續”。

阮文鴻律師告知,若採取簡化手續,調查時限從作出案件起訴之日20天內,追訴時限從收到起訴決定之日5天內。接著,在受理案件之日起10天和在作出開庭對案件審判的決定之日起7天內,法院須開庭審理案件。

採取簡化手續的初審庭和複審庭均由一位審判官主審。阮文鴻律師稱:“在採取簡化手續時,審判官的角色與責任獲得提高。被告是否得到確保合法權利是取決於審判官。”
關於辯護權,阮文鴻律師認為,法律也規定須確保犯罪者的辯護權。然而,實際上,由於簡化手續的時限很短,而且在若干地方實施社會隔離的背景下採用,因此沒有多少  被告使用辯護權,而且也少有條件使用之。因此,訴訟人應該加強確保嫌犯、被告的合法權益。”◆
 
與常規手續的區別
在刑事訴訟活動中,簡化手續與常規手續之間區別在於在調查結束時,調查機關不須頒佈調查結論,只須作出追訴的《決定》和向檢察院提交檔案。在收到檔案後,檢察院若同意,即作出對嫌犯追訴的《決定》,而不頒佈起訴書。

實際上,現行的《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簡化手續內容是在2003年《刑事訴訟法》各項規定的基礎上沿襲、修訂和發展而成的。按評估意見,簡化手續至今仍未發生任何必須改變的嚴重不足之處。因此,為了應對捲土重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必須及時發現及採取簡化手續盡快對與疫情有關的犯罪行為作出懲處。
 
緊急處理非法入境行為
最高人民檢察院院長最近就許多內容向整個檢察部門作出指導,其中各級人民檢察院必須與公安、法院密切配合緊急對非法入境的行為調查、起訴、追訴及嚴格審判(首先是在峴港市和廣南省實施)。同時,整個部門須加強在對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關的罪犯處理工作中實施訴訟權和監察司法活動。

華 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