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做開顱手術時竟然能拉琴

據大量現身說法的外科醫生,以及數量更多的半麻患者聲稱,真正的外科手術室和絕大多數影視劇中展現的嚴肅沉默不同,醫生們更願意在充滿歡樂的段子中,幫患者把零部件修好,然後愉快的跟患者揮手道別。

做開顱手術時竟然能拉琴

做開顱手術時竟然能拉琴

這並非是一種對生命的褻瀆,事實上正是這些段子,才證明了手術的一切順利,醫生正在試圖用自己的方式緩解患者的緊張。

有研究表明,看電視時的腦活躍程度遠低於睡覺時,一定程度說明了聽點瞎扯淡能降低腦佔用,緩解緊張情緒,一個心大的患者,顯然更有利於手術。

雖然沒有明確的資料支撐,但醫生們紛紛認為H段子最為有效。受益於專業的特殊性,醫生在人類器官上顧忌很少,口味普遍偏重,有趣的是,醫生在手術時講的段子很少會在其他場合複現,每個段子可能都是絕版孤本。

手術時醫生講段子並非是現代產物,只不過早先的手術多採用全麻,患者不知情罷了。
在半麻技術成熟後,患者在相當長的時間內都對醫生的這些行為感到憤怒。在他們看來,手術是件嚴肅的事,整個場面就該如同木乃伊復活現場一樣,除了主刀偶爾說些聽不懂的專業詞兒,其他時間大家都該保持緘默。

但他們往往忽略了醫生本質仍是個職業,對患者來說性命攸關的大事,但對於醫生來說,就是個日常,每天哪有那麼多疑難雜症的手術,大多數都是常規的耗時工作,沒人能幾十年如一日,每台手術都如臨大敵,張弛有道才是最優解。

隨著能理解這點的人越來越多,開始有患者主動在手術時跟醫生進行互動,出人意料的是,這一情況在腦科手術時也很常見,和大多數人認知的不同,大腦本身並沒有痛覺,也就是說,腦科手術時,我們往往還能做點別的,比如玩個樂器?

美國明尼蘇達州管弦樂團首席小提琴演奏家羅傑‧弗里希患有家族遺傳性震顫,在他接受深部腦刺激手術過程中,用拉小提琴的方式,幫助醫生找到正確的位置植入電極。

立陶宛國家交響樂團的小提琴手娜奧米‧艾莉舒夫,也曾在手術時為主刀演奏莫札特的小提琴曲。中國深圳市也曾有位患者,在治療肌張力障礙症時,選擇邊進行腦起搏手術邊彈吉他。

這些都充分證明了患者在允許範圍內有秩序的搞事,完全不會影響到手術,甚至還能有所幫助,當然,也幸好他們不是大提琴手,要不手術檯怕是不允許。

所以說,問題來了:萬一要是得來次開顱手術,幹點啥好呢?如果要求放一首抖音神曲,會不會讓主刀為難,線上等,還挺急的◆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