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紡織品成衣企業計劃投資新項目

由於受新冠肺炎大流行影響,紡織品成衣去年的出口總額比2019年減少40億美元。為了重振該行業,許多企業計劃在2021 年投資新項目。

紡織品成衣企業希望順利獲得資金擴大生產。

紡織品成衣企業希望順利獲得資金擴大生產。

新項目啟動
河靖省人委會主席陳進興最近簽署了關於在南鴻工業區(鴻嶺市)的乂靖紗線工廠項目投資主張的第168號《決定》。該項目由乂靖紗線股份公司投資,專門生產服裝業的OE紗,年產能1萬8720噸,佔地5.4公頃,總投資額6000億元。項目將分三個階段開展。據此,一期工程將在2021年動工,投資額將近3000億元,預計於2022年底投入運營。二和三期工程的投資額為3000億元,於2024年底完成全部項目。

河靖紗線並不是在今年開展的罕有項目。紡織品成衣企業在經過一年因疫情而遭受許多損失,導致出口下降,許多單位未能達到既定目標,企業須暫時停止行業中的投資項目以集中資源來應對疫情後,現在是時候投入投資資金以抓住市場機會了。

企業認為,2021年是進入新的投資週期的時候,尤其是當疫情在全球範圍內受到控制時,將刺激紡織品成衣的需求增長。此外,一些外國直接投資的紗線和織物項目 也處於完成投資並進入生產的階段。

在今年開展的大項目之一是天虹紡織有限責任公司在廣寧省海霞天虹工業區投資的針織廠項目,總投資2億1400萬美元。該項目的設計能力是年產8萬2500噸(相當於3億7500萬平方米)針織品。其中,一期階段每年提供約1億5000萬平方米針織面料;二期階段提供另外2億2500平方米針織面料。今年年底,該項目的一期階段將投入運營,二期階段將完成並在20個月後投入運營。

封閉式供應鏈
在過去的20年中,紡織品成衣業實現了神速的出口增長。在僅僅的3年時間,從2016年的出口額僅為281億美元,到2019年達到390億美元。目前,紡織品成衣部門的生產和供應能力價值高達450億美元。尤其是貿易順差顯著改善:2016年達111億美元,2019年達169億美元。越南的紡織品成衣出口額從世界第四位,僅次於中國、孟加拉國、印度(2016年),到2019年已超過印度,躍居世界第三位。

對於企業,特別是正在掌握整個行業出口總額的70%的外國直接投資企業實施的投資項目,紡織品成衣業規模在不斷擴大。

根據統計總局的數據,紡織品成衣業的增長速度相對較高,企業數量持續增長。目前的企業數量為7000家,擁有300萬員工,但是紗線原材料,尤其是織物原材料仍然依賴從中國、台灣和韓國進口。

因此,儘管越南加入了17個自由貿易協定(FTA),其中14個已經生效,為出口紡織品打開稅收優惠的機會,但大多數企業都未能充分利用,因為無法滿足自由貿易協定中規定的原產地標準。例如,對於CPTPP,出口產品必 須滿足從面料以上的原產地規定,而EVFTA必須是從紗線以上的原產地。

“紡織品成衣仍處於生產價值鏈的尾段,最強是成衣,最弱是織物生產,所以進口的織物價值高達138億美元(2019年)。到2020年,由於流行病的影響,這一數字減少,約為117億美元。近年來紗線產量有所提高,但仍然缺少許多類型的紗線,在去年必須進口近20億美元。”越南紡織品成衣協會(Vitas)副主席張文錦指出。

到2025年的目標是,紡織品成衣業出口將達到550億美元,主要產品包括纖維、各種紗線達4000噸,織物35億平方米,縫製850萬多件產品。到2025年的貿易順差價值將力爭達到330億美元,從2021至2025年的平均增長率約為11.6%。

張文錦副主席表示,欲達到目標,對於那些決定投資大型項目,特別是上游項目以主動採取原材料,滿足FTA的原產地規則的企業,亟需得到國家提供貸款和利率優惠。

經過艱難、產銷效率低的一年後,紡織品成衣的投資項目,尤其是紗線和織物生產投資項目不再被列為高度優先,難以獲得資金。

Vitas 代表認為,務求使投資項目能夠按計劃開展,現在企業最需要的是通過降低長期利率的政策來獲得輔助,因為2021年是開始進入在疫情得到控制後,滿足新要求的投資週期,尤其是對於生產符合自貿協定原產地規則的原材料的投資項目◆

世 煌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