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迎來外國投資轉移機遇

本著“戰略信任”是安全投資目的地的特殊優勢,並且隨時歡迎轉移的資金流,越南正擁有千載難逢的機會來讓世界認識自己。但能否利用機遇則取決於越南的  行動。

迎來外國投資轉移機遇

迎來外國投資轉移機遇

“黃金機遇”
毫無疑問,從中國轉移到東南亞,其中包括越南在內的外國投資潮正蜂擁而至。

計劃與投資部部長阮志勇在日前舉行的政府總理與企業會議上發言時也指出,透過過去期間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方面取得的成功,越南的聲望和地位 已得到國際共同體的高度讚賞。本著“戰略信任”,是安全投資目的地的特殊優勢,並且隨時歡迎轉移的資金流,越南正擁有千載難逢的機會來讓世界認識自己。

實際上,自去年開始,在中美貿易戰變得越來越複雜之後,從中國向越南轉移投資的趨勢已更加明顯。而新冠肺炎大流行加快了這一趨勢。不僅特朗普總統的政府,包括日本在內的許多歐洲國家也呼籲並宣佈願意協助其公司將生產撤出中國以減少對該國經濟的依賴。

也許正因如此,有消息稱,蘋果首次在越南加快AirPods無線耳機的生產,其數量可能高達數百萬產品。不僅耳機,而且許多其他重要組件也有望在越南製造,這有助於蘋果不再過於依賴中國市場的供應商。最近,越南蘋果公司已宣佈招聘大量重要的技術人員,有意見認為此舉是為了更好地監察在越南生產這些組件。

就連微軟、三星,LG和多個其他大小集團也都正在集中資源在越南市場進行投資。

越南JLL總經理斯蒂芬‧懷亞特表示,政府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快速反應和有效處理必定有助越南提升到一個新層次,他們期待能看到投資額的增加。

在政府總理與企業的會議上,歐洲、日本、韓國、美國等企業代表都肯定他們對越南投資目的地的興趣。

今年前4個月,流入越南的外資雖然趨於減少,但據計劃與投資部副部長武大勝指出,越南仍然是“幸運”的市場,是全球少有仍獲得積極投資的國家之一。副部長武大勝說:“如果越南能及早控制疫情,並從第三季度開始恢復宏觀經濟前景,則有望能從外國投資轉移潮中獲利。”

越南的行動
外國投資企業協會(VAFIE)主席阮賣科學博士、教授對迎接從中國轉移過來的投資機會予以肯定,但能否迎接得到還取決於越南本身。

實際上,招引外資的競爭越來越激烈。為了迎頭趕上從中國轉移的外國投資,越南的“競爭對手”採取了非常激烈的行動。就如印度,僅在2020年4月,該國政府就已主動與1000多家美國公司接洽,並為正在考慮撤出中國的企業提供特殊優惠。印度政府甚至還在準備多於盧森堡公國一倍面積的土地,以準備迎接從中國遷出的工廠。

去年,當從中國轉移的浪潮開始時,泰國公佈了一項“重新安置”方案,為撤出中國的製造商提供一系列優惠政策。甚至中國也頒佈了新《投資法》以留住外國投資者。

計劃與投資部外國投資局局長杜一煌表示,越南正在收集來自世界各國(不僅是中國)對投資浪潮的研究以迎接商機。越南也正在修訂《投資法》、《企業法》,實施各項行動計劃以落實第50號《決議》,以在新形勢下招商引資。

但阮賣科學博士、教授認為必須加快行動。在政府總理與企業的會議上,VAFIE也提出了具有4大重點的建議,以讓越南可以趕上外國投資的轉移潮。據此,最重要的是,各經濟區和工業區必須為轉移到越南的投資者準備好土地、基礎設施,有關土地租金資訊、水電供應、人力資源等。第二,所謂的轉移,不應被視為“進口舊設備”,因此無需進行審定。但是在開始運行時,必須檢查以確保技術、環境和勞動安全的要求。第三,公開、透明化、簡化許可證簽發手續,以確保縮短審定和簽發投資證書的時間;第四,通過一站式機制協助投資者迅速開展項目。

“在新形勢下,政府應重視對出口加工企業的投資,因為在當前背景下選擇在越南建廠時,外國投資者極有可能會選擇在交通、基礎物質和勞動力資源方面具有優勢的地方的加工出口企業模式。”阮賣教授說。

關於這一問題,若干專家也對越南的外資吸納能力有所顧慮,因為在基礎設施包括能源和人力資源質量方面還有限,而且缺乏透明度,政策“前後不一”。這些均是需要繼續改革的事情,以讓越南能夠真正抓住招引外國投資的黃金機遇◆

原 德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