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重整生產模式思維 提升勞工技術水平

根據林業總局的統計數據:今年前8個月,林產品出口總值達70億8000萬元,同比增長18.6%,其中的木材與木製品出口額達66億6000萬美元。以此發展勢頭,木材行業有望全年的出口金額可達11億美元,同比增17億美元。

木材加工產業勞工技術有待提高。

木材加工產業勞工技術有待提高。

然而,市手工藝品與木材加工協會(HAWA)主席阮國卿表示,木材行業在過去期間雖有迅猛發展,但對於各木材企業卻出現4個必須儘早獲得解決的挑戰,而最突出的就是因各外國直接投資(FDI)企業加入了越南市場而所產生的生產競爭性,尤其是自從發生中、美貿易戰後,有多家外資企業已將其工廠或投資項目轉移至其他國家與地區,當中便有越南。今年前5個月,在我國的FDI資金比去年增加近兩倍,其中便有49個目投資於木材行業,相當於2018年FDI全部項目的七成三。此外,外國市場舊客戶的訂單已減少,原因是世界對傢具的消費需求漸減。

第二個挑戰是從境外轉來越南的投資浪潮過急且多,導致勞工匱乏。目前,在各工業區的勞工薪資已調升一至兩成,但企業仍很難招聘到勞工,尤其是技工。第三是我國企業的勞工生產效率相當低,在東盟(東協)地區被列入為最低的一組。根據世銀(WB)的評價,越南的人力資源質素目前僅達3.79分(最高10分),在亞洲12個國家中排名第十一位。至於競爭指數只達3.39/10分,在全球133個國家與地區列居第七十三位。此數據相當於我國勞動與社會榮軍部的評價。
 
去年,我國的勞動生產率只等於新加坡的7.3%,馬來西亞的19%,泰國37%,印尼44.8%,菲律賓55.9%。工資方面,德國、意大利給勞工支付的薪水比越南高十倍,中國高三倍,但其生產競爭力仍勝我國。最後的挑戰正是數碼化正對工業、加工、管理、設計、網購等活動產生極大的改變,尤其是網上經營這趨勢開始在傢具行業蔓延,令到產品設計工業與生產方式須作出很大的應變措施。

面對上述挑戰,越南木製品企業必須在解決各項內在問題以確保品質及須增加生產以滿足訂單日增的同時,也要靈活地制定經營策略以善用競爭優勢來持續發展和迎接未來的種種變化。可以說,國內木製品企業所面臨的難題絕不簡單。HAWA主席阮國卿認定:“行內企業要有一個新的視野及深邃的思維。用於一同解開上述兩條難題的鎖匙就是重整企業的生產模式,應用高新技術以提升內力。”
 
阮國卿主席也指出:以CNC精密的先進生產技術,再結合人工智能、雲計算、大數據、機器人等高新技術,世界木製品加工業正邁向令人驚愕的發展,可給企業帶來不少改善品質、良好檢控生產流程、減少手工製作等機會,越南企業應學習上述生產模式和劃定有效益的投資計劃與發展定向,那定會發掘得到高新技術所帶來的價值和生產持續發展。據悉:為應對以上挑戰及難題,多家木製品企業已準備投資新設備,投資額可能達500億元。
重整生產模式思維 提升勞工技術水平 ảnh 1 給勞工培訓與提升技術水平是木製品企業的當務之急。

Weining公司營銷部經理Leslie Lye表示:未來期間, 木製品市場將有不少的改變。他比喻:很多客戶現已不喜愛選購大量生產的傢具,他們寧願花多點錢以選購由其指定的產品,業界稱之為“個人化”需求。為滿足客戶這一需求,生產者須發展一個設計與管理系統,才能滿足得到各個不同需求的“個人化”訂單。同時,企業也要制定一個有關生產流程及各產品之間生產改換方式的準確圖表,如此才  能有利可營。Homag公司高級諮詢專家Bernd Kahnert卻認定,  越南企業的最大問題並非技術,而是接受技術轉移與應用於生產的人力。
 
他指出:當前實況是很難找到具有諳曉且能運行工廠各種設備的技工,這還未說人力流失率極高,給各工廠及機械供應商造成風險。Vetta公司經理高維心則認為,要力爭至2025年林業出口總值達200億美元這目標,為越南木製品加工業培訓勞工一事是當務之急。在我國不少大學已開設木製品加工系(HAWA 與技術師範大學合作),但此工作還須加速進行,才可為此行業建立持續發展的基石。
 
高維心經理強調:“將來,具精湛手藝且可操作各先進生產系統的技工角色日趨重要。所以企業將須花費不少時間、財力與人力以提升勞工的技術水平。如果只顧著投  資機械設備而忘卻或疏忽了人  力準備工作,那就很難取得如期效益。”◆

段 鸞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