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重組結構 減少貸款

將利率下降是在2月份政府例會上頒行《決議》中的首項目標。然而,國家貨幣財政政策諮詢委員會成員陳遊歷博士表示:企業須重組財政結構,減少向銀行貸款,因為今年調降利率的條件更嚴格。

陳遊歷博士

陳遊歷博士

記者(●):對於今年的經濟體展望,您的看法如何?
陳遊歷博士(▲)
:我研究從2001至2015年的經濟,發現後5年的增幅比前5年下降。然而,去年的經濟增幅有大轉變,超出既定目標。據至今的計算顯示,今年第一季度的經濟增幅預計達逾7%。這是首次可以解決今年第一季度增幅低於去年第四季度的情況,不管春節期間延長半個月,經濟體於去年仍維持增長速度。以此增長趨勢,我相信今年的增幅不只達6.5%至7%,而有望達逾7%。這是從2016至2020年階段有望比前增長的信息,增幅逐年遞減的15年將終止。

●上述增幅的動力是什麼?
▲目前的增幅動力來自於2011年開展的3大突破戰略。一是,對於經濟體制改革方向,現有逾100部相關法律獲頒行,旨在創建經濟體運行環境。現在雖還要處理許多問題,但我國經濟擁有歷來最佳的條件,這是政府的努力。二是,優質人力資源、尤其是青年勞動隊伍的發展。三是,向外國貸款也有助交通、技術設施換上新顏。若從今至2020年,北南高速公路如期通車,將減少運輸開支和提高我國商品的競爭力。該3大突破為企業創造內在力量。

落實各項《自由貿易協定》時,我國曾因競爭力而憂心忡忡,但出口市場卻明顯增長,重組農業結構,此前主要是出口大米,至今卻是果蔬。目前,許多企業隨時投資高新技術,投入生產果蔬以出口。對於市場方面,我國此前主要循小額途徑外銷中國市場,但現在已更換出口方式,為經濟合併全部力量。

●政府2月份《決議》繼續指出國家銀行須致力將利率調降,但美國聯準會(FED)將升息和預估通膨會上升,故今年利率會否調降是企業關注的問題。您對這個問題的觀點如何?
▲在2月份《決議》中,政府已提出經濟體的所有問題,但我認為政府須集中和企業迄今很需要的是安全、透明化的法理環境,有助重拾企業信心。對於利率方面,我國常想將利率調降,但經濟體欠債經營,即國家想投資就要借貸債券,企業想投資也須向銀行貸款。越南銀行主要向經濟體提供短、中及長期資金,導致信貸供需關係依賴商業銀行。
與此同時,存款利率將難以調降,否則存款者將選擇其他投資渠道。因為民眾迄今視銀行為投資渠道,並不是閒置資金的儲存處。投資渠道不能生息時,資金將獲轉到其他投資渠道。那是信貸政策的挑戰。

國家銀行致力不將利率調升,調降利率的可能只是希望。在等待利率調降的同時,企業共同體須重組財政結構以減少向銀行貸款的比例。目前,企業日趨籌集債券以減少向商業銀行貸款的企業,大多數企業的生利率高和資本化較穩定。若維持附屬於銀行資金的情況,房地產投資者、購房者和產銷商也貸款,將令貸款需求增加和利率調降是難以完成的目標。

●對於世界市場的美元相關資訊,許多企業對匯率波動問題表示憂慮,您預報今年的匯率將如何?
▲對於匯率方面,本著現在的匯率管理政策、外幣供需情況和大量儲備外匯,我認為今年的匯率不會波動。各家企業不須憂慮匯率問題。今年的關鍵問題是,企業怎樣維持經濟體的增長趨勢,旨在發揮能力和取得效益。與此同時,政府須營造穩定的法理環境,避免頒行法律規定後卻要修訂,導致企業難以集中發展產銷活動。那才是須關注的關鍵問題。

●謝謝您!◆

天明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