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動態

在黨和人民的教育下成長(上)

──記華人革命老前輩陸貴合與陸進義父子奮鬥事蹟

在南方解放、祖國統一45週年來臨前夕,“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獲得原華文《西貢解放日報》副主編、原第五屆胡志明市人民議會代表陸進義老先生捐出他創作的小說《凰鳳與阿青》手稿,以及其先父--華人革命老前輩陸貴合(陸健良、陸天然)的書畫作品。這些繞有意義的文學與藝術作品,尤其是它們背後所蘊藏的華人同胞參與當地革命鬥爭事蹟,正好給陳列室擬設立的“華人與衛國”單元增加寶貴的資料。
在黨和人民的教育下成長(上) ảnh 1 華人革命老前輩陸貴合遺像。
 
一生追隨黨
儘管已經82歲高齡,但陸進義老先生每天總是不忘給亡父上香,十年如一日。也許,只有他才真正感受到父親為民族解放事業所做出的貢獻是何等的巨大,也只有他才完全體會到父親“望子成龍”的苦心。因為父親當年的不畏艱辛,不畏犧牲,才讓他和子孫後代有機會在和平年代裏擔負起當家作主的任務,一家過上了安穩的生活。

祖籍廣東饒平的第三代華人陸貴合於1910年在南部西區茶榮省橋棋縣    (Cầu Kè)的一個華人家庭裏誕生。在匯聚京、華、高棉三個民族的縣城裏生活和成長的他精通當地三個民族的語言。由於生活在農村社會裏,所以自少就目睹農民受盡田主和殖民官僚者的壓迫和剝削之苦,同時在讀初中時就開始接觸到進步的教育,對革命有了深切的覺悟。因此,早於南圻起義前,他已經參加東洋共產黨領導的反對法國殖民者的鬥爭運動,後來還成為橋棋縣和恩鄉行動委員會委員。
 
橋棋縣委於2001年出版的《英雄橋棋縣黨部與人民革命鬥爭傳統歷史》一書中曾多次提及陸貴合同志的功勞。1938年,通過當地農民反對被殖民者和田主剝削的鬥爭中,橋棋轄區各黨支部已甄選和接納了一些優秀青年入黨,為成立橋棋縣委做好準備。橋棋縣委於1939年成立,由阮豐流任書記,在6名委員中有陸貴合。隨後縣委開展了一系列的宣傳和愛國鬥爭運動,並為1939年至1945年期間的救國運動高潮準備了強大的力量。

1940年11月23日晚上7時,橋棋各鄉近800義軍手持各類利器、木杆和鐵杆,高舉橫幅與金星紅旗等齊集縣中心,其中有200名高棉族義軍。這時候,縣委委員陸貴合同志用高棉話跟大家說:“……法國侵略、統治我國,嚴重剝削我們的人民。我們的人民不斷地鬥爭,尤其是近年來更加激烈……我們不能再猶疑了,我們要為了民族解放而站起來打倒法帝國。11月23日是全南方統一崛起之日。橋棋人民決心與南方全民站起來參與起義。我們必勝!”最後他高呼:“同胞們,戰士們,我們勇敢向前,為世世代代的子孫爭取獨立自由!”說罷參加起義者不約而同的跟著高喊口號,之後兵分兩路朝著殖民者的官府走去。

南圻起義失敗後,陸貴合同志被法國當局通緝,為了掩人耳目和逃離茶榮,他用燒紅的烙鐵往自己的臉上烙,然後喬裝成行乞婦人往蓄臻蓬潭躲避,並更名為陸健良。來到這個潮州人聚居的村鎮後,陸健良以替人畫肖像與寫書法為生。這期間,他與村裏的一位潮州姑娘結婚,並生下了5個孩子,陸進義是老二。後來應組織的要求,他一人先到迪石叻港解放區去,從此轉向參與華運的活動。到了叻港後他購下一塊地皮,種了一片椰子和鳳梨,待一切安定後便把妻兒接過來。
 
叻港轄區的平安鄉鄉民絕大多數是潮州人,陸健良被任命為鄉黨支書,而且還擔任迪石省華僑解放聯合會副主席。八月革命成功後,敵人殘軍成了土匪,到處打家劫舍,掠奪民眾的財務,為了保護人民的性命財產,他帶領當地越華同胞與土匪抗爭,在一次為了保護當地一家織布作坊的生產活動中,他與土匪的頭目發生衝突,在對方欲以利器攻擊民眾時,他向他開了槍,把頭目給打死。在那次為保衛人民的生命和財產的鬥爭中,他被敵人用大刀砍到肩膀而差點殘廢。

由於痛恨殖民者的侵略,尤其是對勞動民眾的剝削與欺負,陸健良始終忠於黨,愛於民。日內瓦協定簽署後,他留在迪石繼續參與接下來的抗美救國活動。由於執行日內瓦協定的條款,原來在南部活動的人民軍部隊,先後已撤出並集結北上。趁此機會,美偽反動軍隊更家變本加厲地對平安鄉的留守幹部和勞動人民進行白色恐怖的迫害。一天凌晨,陸健良剛從屋外返家,他饑腸轆轆,手裏抓著一把苯豆,卻想不到落入美偽軍的伏擊圈裏,當時敵人一聲吆喝想把他活抓。
 
面對險情,他一個箭步躍進屋前的水溝,敵人瘋狂向他開槍,但他逃脫了。那天,抓不到陸健良,敵人用槍托捅了他妻子的後椎,並把她五花大綁,捉到叻港鎮的偽軍營裏扣押;由於見到陸進義的兩個年幼的弟妹在軍營外哭哭啼啼,當時上集市的老鄉親在軍營門口聚集,人們越來越多,並痛罵美偽軍的無仁無義的滔天罪行,最後敵人不得不將陸健良的妻子釋放了。在革命運動進入了高潮的歲月裏,為免殃及池魚,他讓妻兒回到蓬潭去,而他則受命轉換陣地,到了河仙的雲德(Hòn Đất)去活動。
在黨和人民的教育下成長(上) ảnh 2 陸進義老先生每天均上香緬懷先父。
 
然而,在這裏一段時間後,他被叛徒出賣,美偽軍擒獲了他,最初是關在迪石的監獄裏,後來把他收押到同奈省的富利監牢。坐牢期間,他的妻子因病逝世,其女兒到監牢探望他時生怕父親知情後傷心欲絕故沒告知真相。直到1963年底吳廷艷下台後,他才被釋放。由於在牢獄裏長期遭嚴刑拷打,再加上之前的傷勢,出獄後傷勢累累的他只好回到蓬潭生活,並再次改名為陸天然。南方解放後獲安排負責鄉裡的體育活動。老人家於1979年病逝,享年79歲。1981年他獲國家追贈一等抗戰徽章◆
(明續)

麒 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