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動態

黃賢偉筆下的堤岸

離開了堤岸兩年半,旅美華人越僑黃賢偉書畫家帶著對家鄉無限的思念回到了生於斯、長於斯的故土,並在第五郡文化中心以“時令之美”為主題首次舉辦個展。在展出的水墨畫作品中,留給觀眾印象最深刻的也許是畫家筆下的老堤岸景象。

黃賢偉畫家與在“時令之美”個展中的堤岸老街景作品。

黃賢偉畫家與在“時令之美”個展中的堤岸老街景作品。

2019年12月2日走進黃賢偉書畫家的“時令之美”畫展現場,筆者由衷地感受到一位旅居天寒地凍的美國芝加哥的遊子對堤岸故鄉風和日麗的懷念。展出的50幅水墨畫和12幅墨寶均為小幅作品,但卻完全呈現出畫家的內心世界,那是介於異國他鄉與北風之戀的情懷,而書畫作品加起來總共為62幅,正好與畫家今年的年紀吻合。

祖籍廣東鶴山的黃賢偉畫家於1957年在堤岸出生,是越南的第二代華人。由於自少生活在第五郡安南街(今為吳權街)11號,而小學是在鶴山同義學校(今為阮曰春學校)、中學和高中在越秀學校(今為麥劍雄學校)就讀,天天走路上學,所以他對吳權、安恬、陳興道、阮廌等街一帶的環境非常熟悉,對沿途的一景一物印象尤為深刻。家裏雖然沒有誰是畫家,但黃賢偉自少卻對水墨畫有著特別濃厚的興趣,平時在家自學,可是無論怎麼畫卻畫不出稱心滿意的作品。17歲那年,他師從陳章卿畫家,後來追隨張達文畫家,而對他的藝術造詣有著極大影響的應該是來自“唐山”的李烱初畫家。

黃賢偉畫家所追隨的水墨畫藝術主要為“海派”,“海派”是“海上畫派”的簡稱,中國畫流派之一。形成於近代,即清末上海闢為商埠以後,一些文人墨客從各地流寓於上海,以賣畫為生,久而久之遂成繪畫活動中心。“海派”代表了中國近代以來最具活力的地方文化之一。“海派”的前源是以明朝後期大臣、書畫家董其昌為代表的松江畫派。黃賢偉畫家秉承恩師們的真傳,善畫花鳥、人物、肖像、山水,屬越華水墨畫界的後起之秀。
 
雖然對書畫藝術有著濃厚的興趣,但黃畫家一直以來並沒有以畫畫為生,而百年樹人才是他苦心追求的工作。他在執教之餘才揮灑丹青寫真情,每次華人書畫組織要舉辦展覽時,黃畫家才爭取於課後速速創作以為畫展增添色彩。黃畫家告知,他之前在市華語商業培訓中心的一所分校當負責人,教務十分繁忙,所以甚少有時間創作。這也是他十分遺憾的事情之一。

2017年3月,黃賢偉畫家揮別了堤岸這片埋藏心底許多回憶的土地移民美國同家人團聚。這次的遠走他鄉對他來說有著許許多多的不捨之情,但對提升自己的藝術興趣卻是一個大好機會。因為在美國的工作沒有像越南那麼繁忙,每天下班回家後可以盡情創作,假節日更可以出外寫生。離鄉的遊子特別想家,每每想起與自己度過大半生的故鄉時,他馬上取出筆墨紙,把自己印象深刻的堤岸大街小巷逐一的畫出來,將思念化作丹青,於是乎描述堤岸標誌性建築快平靚相館的《童年街角》、梁汝學-陳興道街角的磨剪刀與顧繡店老房子的《古區》,還有《水井口》、《豪仕坊》、《天后廟》、《古與今》、《馬來廟》和《中央酒店》等的作品相繼誕生。這些對每一個堤岸人十分熟悉而又非常親切的老街景不僅僅是藝術品,畫中還反映出作者對故鄉的無限思念,是拳拳赤子之心,其中所蘊含的情意也許只有作者才能透徹。黃賢偉畫家打趣地說,這些堤岸老街景早已烙印在心裏,就是閉起了雙眼也能將之描繪出來。

黃賢偉畫家筆下的堤岸讓觀眾一目了然,許多人甚少注意到的細節他都刻畫入微,一絲不苟。正因如此,此次的“時令之美”所展出的8幅堤岸之作在兩天內被知音者全部收藏,這是可喜可賀的成果,也是他的努力得到了大家的認同。黃畫家對堤岸的情有獨鍾還體現在他對筆者的“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成立計劃的大力支持中。他表示,其父當年是從“唐山”來的。在那個動蕩不安的歲月裏,身在“唐山”的祖父給父親寄來了家書,敘述家鄉的饔飧不繼、米珠薪桂的情況,希望身在南洋的兒子幫補家用。
黃賢偉筆下的堤岸 ảnh 1 黃賢偉畫家(左一)與筆者(左三)、陳志明老師(左二)、黃獻平畫家(左四)就“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成立計劃進行交流。
這些家書在豐衣足食、國泰民安的現代社會裏具有一定的歷史價值,也是他們家族的一份紀念。因此,在移居美國時他也把這些家書一起帶走。如今他決定把這些擁有70多年歷史的家書捐贈給陳列室,希望原屬於他父親個人的家書可以同世世代代的堤岸華人分享那一段難忘的歷史。與此同時,他還答應返美後,將繼續把自己對堤岸的那份感情寄托於紙墨中,並以這些畫作支持“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為豐富陳列室的內容再出份力。這也是他對堤岸故鄉的眷戀之情。

堤岸是越南的唐人街,是華人社會的縮影,是每一個土生土長居民所引以為豪的熱土,更是每一個遊子眷戀的地方……黃賢偉畫家筆下的堤岸,不僅僅是作者的衷情,更訴說著你、我、他的共同心聲◆

麒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