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動態

35 年——一步一腳印

華文《西貢解放日報》創刊44週年紀念

轉眼間,至今年4月,我在華文《西貢解放日報》服務了整整35年,由當年正是一名衝勁與幹勁都十足的青年,至今已成即將退休、行動也有些遲緩的長者,而在這1萬2775個日子裡,我很感謝報社各屆領導與同業們一直都創造條件讓我可完成獲責成的工作與任務,更讓我能在荊棘中漸漸成長,實現了我的人生目標。

本報編委兼編輯部主任范興(站立者)與慶和省芽莊市各華人會館代表交流。

本報編委兼編輯部主任范興(站立者)與慶和省芽莊市各華人會館代表交流。

在解放前當我還在堤岸某英文中學就讀時,由於班上有些課外活動受到了外界的關注,從而吸引了某報刊記者前來採訪、拍照。當時目睹該名記者那活潑的舉止及靈敏的說話技巧,我莫明其妙地竟萌生了“將來畢業後也要當記者”的意念。但可惜是,年少的我屬性格內向型且害羞,完全不是當記者的材料,所以我覺得,那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夢想。
 
解放後初期,對於身無一技之長的我,要找工作談何容易。為了生計,我只好當上華、英語家庭補習老師,也可勉強餬口。由於從年幼時便愛讀報紙和看小說,從1979年起,我便開始向華文《西貢解放日報》投稿,更以“浪花”為筆名,希望能在我平淡的生活裡,可濺起一點點的浪花,同時也可作為我繼續向前衝的推動力。直至1984年4月,在報社原副主編陸進義老師的推薦下,我加入了報社這個大家庭當上了記者。

在上班的首日,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對這份“夢寐以求”的職業竟然能夠實現?當然,在未經過專業培訓的環境下工作,我所遇到的困難比其他經驗豐富的同業多,幸好當時我獲得眾多領導與同業的悉心指導、輔助,再加上我曾為報社當過地方通訊員時所累積的點點經驗與堅持,我都能完成每項採訪工作。

當了記者後,我才發現並非如想像中那麼簡單的一份工作,首先是要吃得苦。每天,我騎著自行車四處找資料,每天要騎十多二十公里路,記得為了索取一份經濟綜合報告,我連續3天於下午1時多騎自行車到市郊某個郡的經濟科與該科領導見面(當時完全未有手機、電腦);我也曾深入若干省份以採訪青年突擊隊建設新經濟區事業的活動,與隊員們涉水穿林,同吃甘薯、野菜、小麥充饑,同在幾塊木片上共眠;為報導外商來越投資情況,我多次前往林同、平陽、同奈等省的偏遠地區去瞭解其各項活動,其中有困難和順境,同時也經常報導本市華人業者的刻苦產銷精神與心血……當記者的第二條件是堅持和有耐性,但卻不能“守株待免”,處處要“主動出擊”;第三是要具敏銳的觸覺,雖然只採訪一件事情,但卻須從多方面角度來看問題和思考,須懂得“察言觀色”,若發現受訪者對問題的回答有所迴避時,就要馬上“聲東擊西”以轉換話題來獲取所需資料。很多時候,如果能細心揣測,我們會從一個題材中再發掘出更多的其他題材。

今天,隨著社會的不斷進步,電子科技迅猛發展,記者們在工作時已使用摩托車來取代了自行車,可節省不少時間,同時,只要手機在手便可與天下聯繫,不少資料也是從互聯網上取得,即使晚上亦可在家輕鬆地寫稿而不須趕回報社,然後以電郵傳到編輯部……這些都是那個年代當記者的我們所沒有的先進設施!

隨著歲月的流逝,同時也是為了“長江後浪推前浪”,近10年來,我獲報社領導分工負責編輯工作。雖然不用再在街上冒著日曬、頂住雨淋,但我仍懷念那份充滿著苦與樂的採訪工作,不忘那種每天都有機會接觸新事物、每日都是面臨一個新的挑戰的日子。35年,正是一步一腳印,即使快將至退休年齡,但我肯定,我心中對從事新聞工作這團火仍未熄滅,我會保持那“高溫”繼續與報社同業們並肩攜手提升辦報質量,更要將這團火承傳下去且永不言休◆

范 興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