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黑人在運動領域真的有“種族天賦”嗎?

相信任何一個關注體育的人都不會對黑人運動員的能力產生任何質疑,從前網球是白人的運動,直到大小威姐妹打破這個局面並稱霸女子網壇數10年,目前看起來這對姐妹的接班人選大阪直美也有一半的黑人血統;從前歐洲足壇就是白人的天下,但去年世界盃奪冠的法國隊陣中,白人球員只剩寥寥幾人。NBA完全就是黑人的遊戲,有能力的白人球員屈指可數,而除了姚明和林書豪,至今還沒有第三個黃種人能在NBA闖出名堂;更遑論亞洲人想在黑人統治的田徑賽場佔得一席之地有多麼困難,當年劉翔在110米欄的突破,至今仍然沒有亞洲人能達到他的高度。

大小威姐妹

大小威姐妹

那麼黑人真的在運動領域比其他人種更有天賦嗎?其實並不能這麼說。

如果仔細回想歷屆奧運會田徑賽場的獲獎狀況就不難看出,考驗爆發力的項目常被具有西非血統的黑人統治,考驗耐力的長跑等項目則被肯尼亞或埃塞俄比亞等東非國家壟斷。
 
至於非洲南部國家的運動員則毫無競爭力。美國的社會學家對非裔美國人有一個有趣的理論,他們認為非裔美國人的祖先在奴隸時代經歷了非常殘酷的生存考驗,最終能成功抵達美洲大陸的人絕大多數都有更強大的基因,天生比其他人有更強的生存能力,這些人再次結合繁衍的後代也稱得上“優生”。因此這部分人天生有更強的運動能力也不足為奇。另外這些成功“逃離”非洲的黑人在幾代人之後,生存環境也得到了改善,無論是美國還是牙買加,都有更適合培養運動人才的軟體設施。

雖然短跑項目都是牙買加和美國人壟斷,但有趣的是這些能百米能跑進10秒的選手中,95%以上的人都具有西非血統。加拿大遺傳學家克勞德‧布沙爾比對了西非人和法裔加拿大白人的運動特徵,發現西非人的肌肉纖維比白人更多,他們體內的厭氧也遠高於法裔加拿大白人。這兩項恰恰是爆發力強的主要原因。

最開始提到的大小威姐妹就是西非國家塞內加爾的後裔,事實上大多數美國黑人的祖先都來自西非;大阪直美的父親來自海地,那裏的黑人大多是殖民時期西班牙人從非洲最西部運到中美洲,博爾特的故鄉牙買加也是同樣的情況;法國隊的中場核心博格巴的祖先來自西非國家幾內亞,速度制勝的前鋒姆巴佩的祖先則來自非洲中西部國家喀麥隆。這些在需要高爆發力的運動項目中取得驚人成績的黑人運動員都是西非人的後代。但在考驗耐力的項目中,西非人就完全啞火了。
 
至於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的長跑運動員,這些黑人的祖先生長在東非高原,在高海拔地區生存使他們血紅蛋白的數量比其他人更多,這就意味著在考驗耐力的項目上東非高原附近的黑人有其他人比不了的先天優勢。但同樣的,在需要爆發力的項目上,東非運動員毫無建樹。在同等海拔下生存的還有中國青藏高原和美國安第斯山附近的居民,但這兩處地方常年寒冷,因此這裏的居民身上有大量的脂肪,較為矮小的身材以保證他們能儲存足夠的熱量對抗寒冷,這樣的身體構造是極不利於運動的。

除了西非和東非,剩下的南部非洲和北非,在運動方面幾乎可以用“弱雞”來形容。除了這兩年才開始突然爆發的埃及法老薩拉赫,這兩個區域還真找不出什麼知名的運動員。但無論是東非的耐力還是西非的爆發力,黑人的優勢只能說是地緣和生長環境帶給他們的,並不能涵蓋全部黑人,因此“種族天賦”這種說法也並不準確◆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