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飲食

提議在疫苗缺乏條件下推進高效疫苗接種戰略 (二)

越南疫情與感染情況綜合表(2021年5月29日)。

越南疫情與感染情況綜合表(2021年5月29日)。

*無人感染病毒(每100萬人的確診病例為零)。

*低感染風險,疫情爆發的危機低(每100萬人的確診病例不超過5人)。

*中感染風險,疫情爆發的危機中等(每100萬人的確診病例為逾5人至8人)。

*高感染風險,疫情爆發的危機高(每100萬人的確診病例為逾8人至10人以下)。

截至今年5月29日,我國的疫情感染情況如下:

一、18個省、市的疫情爆發,每100萬人就有10.5至1121人正在接受治療。其中,北江、北寧省和峴港市每

100萬人的確診最多,即社區感染風險最高,每100萬人就有383人正在接受治療。餘下15個省、市的感染風險低,每100萬人的確診是近27人(10.5至94.7人)。

二、有30個省、市潛伏感染危機,但未爆發疫情,每100萬人就有近3人正在接受治療。

三、現有15個省、市無感染危機。

因世界以及越南的疫苗供不應求,想真正建立社區群體免疫屏障,新冠疫苗接種率要達起碼70%人口,即第一針需要約6800萬劑,第二針約1億3600劑。我國現有逾100萬人已打第一針,佔逾1%人口;逾2萬8500人打第二針,佔約0.03%人口。目前,我國進口289萬8000劑疫苗,給已打第一針的逾100人接種第二劑後,將剩下約90萬劑,足以給45萬人接種兩劑。這樣我國會有近150萬人接種兩劑,佔1.55%人口。我國今年訂購逾1億劑,但不確保如期交貨。因此我國須解決的問題是在全球疫苗供不應求的背景下,要如何迅速控制疫情,同時取得與群體免疫相同的效果。

基於與新冠確診病例分佈不均勻互相適應的疫苗接種戰略,我們於今年5月29日提議符合越南具體環境的“最高感染風險對象和區域疫苗接種戰略”,主要內容與路線圖如下:

一、高感染風險對象接種(醫療、海關、公安、軍隊人員,直接參加防疫工作、務必出國的人,運輸工具駕駛人,高風險慢性病患者等)。此外,政治體系的幹部和公務員(經常與民眾接觸)也要接種,確保國家政治的效果及安全。全國上述對象約有200萬人。

二、對於未進行疫苗接種的地方,徹底落實我國與其他各國於過去期間有效地實行的無疫苗防疫措施。

三、立即集中給全國最高感染風險的北江、北寧省和峴港市接種(每100萬人就有200多人至逾1100人正在接受治療),佔我國人口的4.48%,但正在接受治療的人數達74%。

若上述3個省、市的70% 人口獲接種,則給約300萬人接種(430萬7000x0.7),從而消除全國74%傳播源的影響。今年第二季度與第三季度初須立即給上述3個省、市接種。

四、之後給15個低感染風險的省、市接種,佔全國人口的34.46%,佔全國確診病例的22.46%。平陽、河內、海防、海陽、隆安、西寧、胡志明市、清化、太原等省市的各個工業區、出口加工區與高新技術園區錄用全國勞工達逾10萬人。若合計在北江、北寧省、峴港市各工業區工作與上述12個省、市的勞工,將有約270萬人,佔全國各工業區勞工的75%。各省、市須優先給270萬名勞工接種,接下來的優先接種對像是各家企業的辦公室人員。若上述15個省、市的70%人口接種,則要給2334萬人接種(3334萬7000x0.7)。今年第三季度末期和第四季度初須進行接種。

五、到2020年,我國將能生產或訂購更多疫苗,便按需求給45個省、市開放接種。一旦上述18個省、市的96%傳播源被控制,以及當地人已接種,疫情將不會蔓延到餘下45個省、市,感染率也降低。
 
因此,該些地方今年可以小規定控制疫情,而不需要給70%人口接種。

18個省、市想控制疫情和增強社區群體免疫系統以確保全國的低感染風險,今年需要的疫苗數量如下:

*給高感染風險的對象接種:200萬人(今年第二季度)。

*給疫情肆虐的北江、北寧省和峴港市接種:300萬人(第二及第三季度)。

*給疫情不太嚴重的15個省、市接種:2334萬人(第三和第四季度)。
 
因此,該些地方今年可以小規定控制疫情,而不需要給70%人口接種。

18個省、市想控制疫情和增強社區群體免疫系統以確保全國的低感染風險,今年需要的疫苗數量如下:

*給高感染風險的對象接種:200萬人(今年第二季度)。

*給疫情肆虐的北江、北寧省和峴港市接種:300萬人(第二及第三季度)。

*給疫情不太嚴重的15個省、市接種:2334萬人(第三和第四季度)。
 
*需要接種的總人數:2830萬人,相當於我國的29.4%人口。

換言之,今年要購買5660萬劑疫苗(每人接種兩劑),只滿足70%人口的41.6%需求(1億3600萬劑)。

“最高感染風險對象和區域疫苗接種戰略”有助我們迅速控制全國疫情,在各個疫情肆虐的省、市增強社區群體免疫系統,確保全國今年下半年的感染風險低,同時節省經費和減輕在世界疫苗供不應求之際須採購大量疫苗的壓力◆

阮善仁教授

相關閱讀